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一五八章 谣言的始作俑者
    诛杀李自成!!!!!!!!

    张涛打开包了足有十几层的包裹之后终于看到了所谓的绝密资料的之后就看到这么一句话。字写的很小,但是后面却是连续跟了九个大大的感叹号。

    杀人好懂,感叹号也好懂,可你妹的李自成是什么鬼?我们这书是游戏类的不归历史系好不?我上哪去找李自成?你要飞翼干啥直说行不行?张涛脑仁一阵一阵的疼。

    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因为被张涛戳穿自己曾经尝试打开保险柜的事在那害臊呢,再加上石堡的大总管都没有拦阻张涛去拿那封密函,所以也就不去管这些事了。

    “那个,我们现在不打算把这个秘密武器暴露于人前,所以请你们把它开到指定地点待命。之后我们会把受训的人送过去。”张涛对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说道。

    “好的好的。”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正想躲开这丢人丢到姥姥家的尴尬呢,忙不迭的答应道。

    张涛和范克里夫再次回到地面给航天母舰发了信号之后,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下令向上爬升的同时,大法师梅里·冬风吟唱咒语,一个幻影法术对着航天母舰丢了出去。所以在整个石堡的人眼中,那个巨大的东西依然停留在原地。

    范克里夫见一切准备妥当,先叫过负责治安的巴基尔·斯瑞德,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吩咐了一通之后自己和张涛就直奔军营去了。不多时,负责治安的城管部队就开始驱散聚集的人群了。

    “散了散了,干干嘛干嘛去,一个法师学院搞出来的魔法幻影而已。”

    听着城管们一遍又一遍的叨叨,再看着天空那个巨大的家伙一直飘浮在那丝毫不见动弹,围观的民众也就逐渐散去了。

    石堡军营。

    张涛,范克里夫和亚瑟卡洛斯和慌忙赶来的郑浩然林云婷以及麦德安也来凑热闹。听范克里夫介绍完那艘航天母舰之后所有人全都愣了,远比海上王国的军舰还要大的战舰已经够让人振奋的了,自家这艘还特么能飞这上哪说理去?

    “航天母舰上所需船员和飞行员由亚瑟卡洛斯负责招募,五天之内必须要把人凑齐,至于技师和维护人员由我亲自征召,一个星期之内把这些人全部送到船上去受训。”范克里夫突然脸色一冷说道,“另外,这艘船是我们的一张底牌,所以如果有人敢泄露出一点风声,别怪我手下的斥候不讲究。”

    不泄露?那我怎么招人?飞行员好解释,咱们原本就有飞行编队,就说要扩编呗,可船员怎么办?目前为止石堡的水军只有几艘运输船和一群不能见人的鱼人怪物,这要是说扩编……好像也行。原本想开喷的亚瑟卡洛斯想好了对策之后那股骂人的冲动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了这么个大家伙,那飞行编队是不是干脆划入它的战斗序列算了。”亚瑟卡洛斯想了想说道。

    “这个还是报告给子爵大人请他批示吧。”范克里夫想了想说道,自己虽然是石堡大总管,但是这种决断还不是自己可以做的。

    “报告范克里夫阁下,所罗门公爵来了。”一个小兵急匆匆地跑进来说道。

    “来的真快啊。”张涛说道,“这老家伙没在石堡布置眼线才有鬼了。”

    “所罗门来了,估计夜色镇那位也快了。不信的话我赌一个魔法口袋。”郑浩然冲张涛说道。张涛毕竟学过法师的法术,制作小空间的魔法口袋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涛根本不接他的话茬,起身对要去拜见所罗门公爵的范克里夫说道:“你们商量你们的,那老小子就交给我处理。”

    张涛来到行政厅的时候,所罗门公爵正老神在在地在那嘬着茶呢。

    “公爵大人大驾光临,石堡蓬荜生辉啊。”张涛打着哈哈对所罗门公爵施礼说道。

    “石堡上面的那个幻影是怎么回事?”所罗门公爵懒得和他废话,直接问道。这批人里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公爵大人您也说了嘛,幻影而已。法师学院的学员们练习协同施法而已。”张涛虽然没有朱亚非那么厚的脸皮,但是说起谎来也是脸都不带红的。

    “编,你接着编。”所罗门公爵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你以为我飞过来的时候没贴近看过那个幻象?”

    “您看了还不信?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会飞得起来?”张涛反正是打算将谎话进行到底了。

    就在他们俩推诿扯皮的时候,夜色镇的艾尔罗·埃伯洛克公爵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那艘会飞的船是什么情况?哟,所罗门老头也在啊?”艾尔罗·埃伯洛克公爵问道。

    “明知故问么,我就不信你小子进来之前没上去看过。”所罗门公爵爱答不理地说道。

    是啊,艾尔罗·埃伯洛克和所罗门公爵一样也是骑乘着狮鹫绕了天上的幻影一圈而后才降落的。

    诚如梅里·冬风所说,他制造的幻象远距离看还没什么,抵进了之后再看却是让人心惊肉跳,虽然那画面就像是用三十二吋的显示器开六百乘以四百八十的分辨率一样让人恶心,但是好歹还是能看出具体轮廓的。不管是所罗门公爵还是埃伯洛克公爵都是常年战斗在第一线的领主,自然能看出这艘战舰的战斗力来。石堡的领主可是从属于赤脊山和暮色森林的(尽管只是从名义上说是这么回事),现在石堡搞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那是不是说自己也可以搞一两艘玩一下。

    “张涛你就直接说,这艘船要多少钱?哪里能买得到?”所罗门公爵现在根本没工夫管埃伯洛克公爵什么反应,咬住张涛就不撒嘴了,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对啊,咱们都是一伙的,对我们你还隐瞒个鬼啊?咱们每家弄几艘凑成一伙舰队,到时候别说暴风王国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就算是遇到库尔提拉斯的舰队也可以耀武扬威一把。”埃伯洛克公爵在一边帮腔,但是他这话说得让所罗门只翻白眼。有你这么说话的么?虽然这种事我也想干,但是在没有实力之前不要喊得满城风雨好不好?至少也要等战舰到手再说行不?

    “说得好有道理啊,”张涛作沉吟状,这让两个公爵心中一阵狂喜,但是接下来张涛直接一盆凉水泼在了他们脸上,“那就等真能造出这玩意之后买一个编队来玩玩。”

    等范克里夫和处理完事情来到行政厅的时候,张涛已经和这两个公爵推诿扯皮一个多钟头了。两个公爵是说什么也不相信这幻象只是一个幻象,而张涛则是咬死口的否认。两位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直接耍赖的在石堡住下了,然后他们就知道了石堡大量招兵的事情,这让他们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翌日,不死心的两位公爵打算找范克里夫探探口风,却看到张涛贱兮兮地坐在行政厅里。

    “两位大人还真是早啊,这大清早的两位是想返回领地么?如此我就不留二位了。”张涛乐呵呵的直接下了逐客令。

    “范克里夫呢?”这两位都是老牌的政客,不要脸起来流氓都害怕,所以直接无视张涛的逐客令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后所罗门反问道。

    “他忙着征召机械技师和学徒呢……”

    张涛的话音未落,埃伯洛克公爵就打断他说道:“不止吧,我可听说了石堡在大肆征召空军和船员,是为了那艘船准备的吧?”

    “公爵大人您还不死心啊?”张涛用鄙视地小眼神看着艾尔罗·埃伯洛克说道,“石堡三面环水,不组建海军实在浪费资源。招的人都是为了将要组建的海军准备的。”

    “好吧,你接着编,我就当真的听。就你们石堡这么点破地方还组建海军?哪有海啊?就一个茶杯大小的止水湖,充其量也就是个湖军。”埃伯洛克公爵撇了撇嘴说道。

    所罗门公爵一听不乐意了,忿然说道:“臭小子你会不会说话?止水湖就茶杯大么?你家茶杯这么大啊?再说了,你家的地方连个小水坑都没有还有脸说我的止水湖?”

    “大事不好了!”范克里夫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看都没看两位公爵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张涛说道,“朱亚非阁下被抓了。”

    “嗯?”所有人都是一愣。两位公爵是惊讶于到底是什么人能把比裹了油的泥鳅还滑不溜丢的家伙给抓住,张涛则是以为朱亚非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赏格再升一些搞得把戏,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可是现在石堡当家人不在,赏格再高也是便宜了别人,这么搞有什么意义呢?

    “到底什么情况?”张涛问道。

    “不太清除,这次传回消息的是跟着船队去西部沃野运量的预备役斥候,所以信息也是不清不楚的,只是说遇到了被捕的朱亚非阁下,同行的人身份不明。”范克里夫皱着眉头说道。

    沃尔森·弗利摩尔看着老神在在的朱亚非十分无语,再看着在边上一直对朱亚非虎视眈眈的维斯卡格,老头的脑仁是一阵一阵的疼痛。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维斯卡格对朱亚非出手已经不下十次,可是朱亚非居然丝毫不加防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要不是自己出手护他周全,他就算是只猫也死得透透了。

    “干嘛这么看着朕?朕可不喜欢男人。”朱亚非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小子当真不怕死?若不是老夫护你周全你的尸体都该臭了。”沃尔森·弗利摩尔皱着眉头问道。维斯卡格不满地哼了一声。

    朱亚非斜着眼看了看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维斯卡格说道:“就他?要是能在你手上取了朕的性命那就只能说明你们俩是一伙的。”

    “你小子太狂了。”维斯卡格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然后又心虚地看了一眼沃尔森·弗利摩尔,见到那个可恶的老头没有什么动作,这才安心地瞪着朱亚非。

    “你狂什么?有本事取了朕的首级啊!”朱亚非对他可没有什么好脸子,挑衅地看着他说道。

    要不是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在你以为我不想么?维斯卡格再次瞄了一眼沃尔森·弗利摩尔,心中一阵阵地后怕。这几天他对朱亚非连续下手十二次,可是每一次都被眼前这个老家伙轻松化解,甚至有好其次还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你可是暴风王国迄今为止最大的通缉犯,回到暴风城可没你的好果子吃。”沃尔森·弗利摩尔看着吃瘪的维斯卡格,有些好笑地问朱亚非道。

    “你们那些傻瓜官老爷不是认为朕把你们的国王给绑了么?在弄清你们的国王陛下的下落之前,任何人都不敢把朕弄死。”朱亚非吸溜了一口茶看了一眼维斯卡格说道,“就算是别有用心的家伙,也得背着人才能对朕下手,不然那就是背叛王国的大罪,就是和你们整个王国为敌,那样还玩个屁。”

    维斯卡格心里“咯噔”一下子,自己是奉了主人的命令来杀朱亚非的没错,但是现在一切暴露于人前,这样的话就算是自己弄死了朱亚非那也是给主人惹麻烦,别的先不说,眼前这个老家伙就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到时候自保估计都难,就更别说给主人效命了,看来下面该怎么做还是要斟酌一番。

    “你听说过暴风城的监狱吧?”沃尔森·弗利摩尔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你这是打算吓唬朕么?难道还能把朕关到存放神剑的第三层去不成?”朱亚非睥睨着沃尔森·弗利摩尔讥笑道,“瓦城管不在,暴风城里估计也没人有资格开启监狱第二层吧?”

    “……”沃尔森·弗利摩尔脸上肌肉跳动得十分厉害,良久终于忍耐不住大笑出声,把朱亚非直接给笑懵了。

    “你,哈哈哈,你是从噗哈哈,从哪里听来的啊哈哈哈……”看着朱亚非懵逼的样子,沃尔森·弗利摩尔笑得都快背过气去了。

    “有什么好笑的?”朱亚非才不会告诉他这是从某GA上看来的呢,就算想告诉他估计他也听不懂,于是嘴硬道,“区区一个暴风城监狱而已,想要摸清它的底细又有何难?”

    笑了好久的沃尔森·弗利摩尔终于停了下来,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快被笑哑的嗓子之后对着朱亚非讲起了故事:

    “第二次兽人战争结束后,暴风王国的王储继任为新的国王,并着手重建被破坏的暴风城,一群罪痕累累的家伙先后被收编为一个秘密的组织,我也加入了其中。由于重新获得了自由和合法的公民身份,我开始向我的一个仇人展开了报复,他是一个书记官,为人贪婪好赌嗜酒……”

    你大爷的不会吧?朱亚非一听到书记官仨字心中就“咯噔”一下子,虽然自己不记得那个帖子里提到的家伙叫什么名字,但是书记官这三个字他是记得很清楚的。

    “我一次又一次设下赌局,轻松把他弄得倾家荡产,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故技重施了好几次,想利用他的职权把我丢进监狱,只可惜他的权力无法延伸到我所在的组织了。最后一次豪赌,我把他赢得直接吐血昏厥,而后在他快要清醒的时候和同伙合演了一出好戏,把监狱一共有三层的故事泄露给了他……”

    看着朱亚非一脸诡异的表情,沃尔森·弗利摩尔再也讲不下去了。

    “暴风王国军情处其实根本不是七个,而是二十一个,其中一到六处是摆在明处的,你们七处是用来干脏活儿的,八九十是针对对面大陆的绿皮的,十一到二十是偷坟掘墓的,第二十一处是用来监视前面二十个处的,你一定不知道吧?”朱亚非一本正经地对沃尔森·弗利摩尔说道。

    “你是在逗我么?要有这么多情况我怎么会不知道?”沃尔森·弗利摩尔鄙视地看着朱亚非不信地说道。

    “就是啊,你怎么会不知道军情处还有这么多部门呢?”朱亚非戏谑地看着他。

    沃尔森·弗利摩尔立即明白了朱亚非的意思,自己不相信军情处还有这么多部门,那么他口中的监狱书记官也不会相信监狱还隐藏了两层。

    “监狱的确有三层,只不过往下的两层关的都是些见不得光又暂时不能清理的东西。”沃尔森·弗利摩尔说道。

    朱亚非虽然心里已经信了八九分,毕竟自己听到的那个谣传就连在神级论坛那也只是一个传说,但是却依然一脸不信服地对沃尔森·弗利摩尔说道:“拉文霍德庄园在暴风城也不是没有耳目,区区一个监狱的情况还是可以打听到的,监狱里根本没有通往下面两层的入口。”

    “谁告诉你下面两层的入口是在监狱里了?”沃尔森·弗利摩尔鄙视地看着朱亚非说道,“虽然都叫监狱,但是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这第二层的……算了,不说了。”

    看着戛然而止的沃尔森·弗利摩尔,朱亚非的后槽牙一阵一阵直发痒,都讲到这里了你突然停了?

    “运河里的河心岛。”维斯卡格突然说道。

    “什么?”朱亚非和沃尔森·弗利摩尔异口同声地说道,前者是没听明白维斯卡格没头没尾说出的这句话的意思,后者则是吃惊,只不过他隐藏得很好,就算是朱亚非都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反应。因为那做类似灯塔钟楼一样的建筑的确是隐秘的另外两层监狱之一,这个机密就算是在军情七处知道的人也不超过一手之数,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那应该是监狱的入口。”维斯卡格盯着沃尔森·弗利摩尔说道。这老家伙的心机太深了,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波动,想要验证这个情报准确与否难度不小啊。

    “你怎么知道?”朱亚非原来想奚落一下维斯卡格,但是联想到他身后那强大的存在,暗想他说的也不无可能,毕竟就连他看好的伯瓦尔·弗塔根都掉进坑里了,那么幕后黑手黑色小母龙知道的情报必然不少。

    “你家主子告诉你的吧?”朱亚非斜着眼看着维斯卡格说道。

    维斯卡格哼了一声没做回应,心道主人要是能确定了还要我来查什么?虽然主人表示这是一条可有可无的消息,但是作为忠犬,必须把主人想要的一切都弄到手。

    “啊……”朱亚非意味深长地啊了一声说道,“你家主子大蜥蜴还不能确定监狱的具体位置在哪,你是出言试探是不是?”

    就在维斯卡格要拍桌子的时候,沃尔森·弗利摩尔“噗”一声把喝了一半的茶全给喷了出去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家主人叫大蜥蜴?哈哈……是代号么?嗯,蜥蜴善于隐藏,这个代号真不错,但是哈哈……实在有点好笑啊……”

    维斯卡格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盯着沃尔森·弗利摩尔想要动手,但是也只能是想想,他深知自己不是眼前这个老头的对手。

    “对,就这样看着他,用眼神杀死他!”朱亚非看着想要动手又不敢的维斯卡格心中爽到飞起,于是出言揶揄道。

    维斯卡格把杀人的眼光移到朱亚非的身上,心中憋闷的想死,那个老头是打不过,这个是动不了,除非能解决掉旁边的老家伙。思忖了好一会儿之后,维斯卡格臊眉耷眼地坐了回去。

    突然间船舱外一阵骚动,不多时一个军情七处的特工走进船舱在沃尔森·弗利摩尔耳边汇报着情况。

    “终于来了。”沃尔森·弗利摩尔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对着朱亚非说道,“阁下,请跟我一起出去吧。”

    “来接驾的到了吧?”朱亚非猜测着问道。从沃尔森·弗利摩尔的表情变化来看,八成是来接手押送自己去暴风城的人到了,可是整个暴风城还有比眼前这个老家伙更靠得住的人么?

    “是。”沃尔森·弗利摩尔巴不得赶紧把这烫手的山芋给扔出去,所以也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一行人上了甲板之后朱亚非才明白自己想岔了,不是来人多厉害,而是来的人能在最短的时间把自己带到暴风城里。在甲板之上三个身穿长袍背着法杖的法师正在甲板上忙着绘画法阵呢。

    “好主意,传送阵啊,这样一来是彻底断绝了朕脱身的方法。”朱亚非抱着膀子由衷地赞叹道。旁边的维斯卡格都想掐死这个货了,你怎么心这么大呢?这传送阵可是为了押送你准备的。不过这么一来我也没办法下手了……虽然就算是不传送我也没机会下手。

    不多时仨法师就把法阵给画好了,其中一个面无表情地接过沃尔森·弗利摩尔递过去的证件看了看又给递回去说道:“你带着人犯站到法阵上面去。”

    沃尔森·弗利摩尔对着朱亚非做了个请的手势,看着朱亚非大摇大摆地走到法阵正中之后立即跟了过去。维斯卡格一看也往前凑,结果还没走两步呢就被那个冷着脸的法师给拦住了:“听不懂人话啊?这法阵只能传送两个人,一边呆着去。”

    除了普瑞斯托家族的人以外,但凡敢这么和维斯卡格这么说话的人都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所以维斯卡格下意识地想操刀子,但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呢,一股泼天的杀气就死死锁定了他。

    沃尔森·弗利摩尔。

    看着那个面带微笑的老不死,维斯卡格只得强行打消念头,但是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只得藉希望于眼神能杀死人。那个法师被维斯卡格瞪得心底发虚,脸色苍白的连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匆匆回到法阵边上和两个伙伴站定之后开始施法,只见法阵上白光一闪,朱亚非和沃尔森·弗利摩尔消失不见。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