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一五七章 大杀器到货
    五台机是什么塞班·达索汉不懂,但是“初代”和“最渣”这两个词还是很好懂的,这就联想到了他自己身上,初代人类五大圣骑士,估计就是这家伙口中的五台机了,可是谁特么说自己是最渣啊?的确,自己不如乌瑟尔虔诚,不如弗丁坚毅,甚至不如自己身边这个严格来说属于一代半的加文拉德……可自己好歹比那个小老弟图拉扬虔诚,战斗技巧也可以碾压他,怎么就最渣了?最渣的应该是图拉扬好吧?

    塞班·达索汉在这新潮涌动,加文拉德·厄运却是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着自己的伙伴被人嘲讽为他们之中的最差劲如果不开心乐一波的话那实在是对不起朋友这个词。

    “不许笑!”听到加文拉德·厄运的笑声塞班·达索汉咆哮道。

    “我……没有……噗……”加文拉德·厄运的肩膀在不断抽动,很显然憋的很难受。

    “塞班,加文拉德,放开那个孩子。”阿隆索斯·法奥轻声说道,却十分清晰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原本喧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如您所愿,老师。”两人没有任何犹豫地放开了徐家鹏,疾步返回大主教身边躬身站立。

    “圣光在上,我的孩子们。这里没事了,感谢你们的关心。”阿隆索斯·法奥对着周围蠢蠢欲动的人群说道。听到尊敬的法奥冕下这么说,这些忠实的信众纷纷行礼留下一句“愿圣光保佑你”之后也就纷纷散去,繁华的街道逐渐恢复了原来的秩序。

    “参见法奥冕下。”摩根·拉迪摩尔适时的把黄奕斐带到阿隆索斯·法奥面前行礼道。黄奕斐对于这位培养出人类圣骑士的传说人物万分敬佩,所以很尊敬的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阿隆索斯·法奥很认真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黄奕斐心潮澎湃,这个人资质一般,素质一般,几乎看不出对圣光有多虔诚的信仰,可是他体内却有那么一丝让自己产生膜拜冲动的能量。为什么这么高级的能量会出现在这么平庸的人类身上?那么高级的存在难道也犯错了?不,不对,那种存在是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一定是自己的眼光不够犀利,看不出这个孩子真实的实力。

    万幸阿曼苏尔没有听到阿隆索斯·法奥的这段心里话,不然绝对绝对出来啐他一脸,然后十分郑重地告诉他想多了。

    “愿圣光与你同在,我的孩子。”阿隆索斯·法奥轻抚黄奕斐的头顶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跟我回修道院修行圣光之道吧。”

    所有人全都愣了……

    “老师,这不合适吧?”塞班·达索汉连忙劝阻道。开什么玩笑,这么个家伙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老师的青睐?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那么优秀的圣骑士都没有这个殊荣,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贵为洛丹伦的王储,最后也只是混到了乌瑟尔的弟子。

    “这是圣光的指引。”阿隆索斯·法奥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回修道院,这回随了你们的愿,去收拾东西吧,我现在去向国王陛下辞行,明天一早就走。”

    “遵命,老师。”听到这个消息塞班·达索汉和加文拉德·厄运喜不自胜,老师的身体是最重要的,离开王城回到修道院绝对会比现在适合修养,至于收个徒弟什么的,随他去吧。老师开心就好。

    黄奕斐彻底懵了,自己连洗礼还没受呢就成了和传说中的初代五机同代的了,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

    “你也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晨在王宫外等我跟我回修道院。”阿隆索斯·法奥对黄奕斐说完转身向王宫走去。

    “遵命。”黄奕斐幸福的都快找不到北了,忙不迭点头答应。

    “行啊飞翼,直接变成初代六号机了。”徐家鹏走到黄奕斐面前说道。

    “徐老爷,我请你下回说话注意点场合行不行?你看今天闹出多大动静,当年在暴风就天天跟人打架,刚到洛丹伦就……”黄奕斐对徐家鹏惹祸的本事十分无语,可是看着徐家鹏一脸无比无辜的表情也就戛然而止了,对牛弹琴啊完全是。

    翌日清晨,收拾停当的黄奕斐早早的来到王宫门口,只可惜他来的太早,此时的城门尚未开启,同来送行的徐杨二人和罗宁为此都抱怨连连。

    “你们都不跟我一起去么?传说中的血色修道院哎,都到了洛丹伦不去看看多可惜。”

    “不是提瑞斯法修道院么?”罗宁好奇地问道。

    “以后会叫血色修道院的。”徐家鹏漫不经心的回了他一句之后对黄奕斐说道,“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我没心情去。我在死狗的豪华狗窝等你。有事你派人送信来就行了。”

    “嗯嗯,我们等你刑满释放一起回石堡。”杨华庚说道。

    逐渐有人往王宫门口聚集,这些信众不知道伟大的法奥冕下今天要回修道院。

    “你说我们要不要告诉他们法奥今天不会出来?”徐家鹏指着不断密集的人群说道。

    黄奕斐杨华庚立即一左一右捂住他的嘴巴异口同声低喝道:“闭嘴。”开什么玩笑,你昨天惹出那么大的骚动,现在过去和这群信面对面不打起来才是怪事呢。想到跪着祈祷的信众会失望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和被围殴比起来还是心狠一点比较安全。

    等了好一会儿,宫门按时打开,信众们听到动静立即匍匐拜倒,可是等来的却不是法奥冕下慈祥的声音。

    “国王陛下喻令,法奥冕下即将启程返回修道院,众人立即散去。”

    “愿圣光与您同在!法奥冕下!”祈福众人齐声吟诵祷告,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待众人散去,传令官看向一身铠甲的黄奕斐说道:“阁下就是暴风王国子爵黄奕斐大人吧?请随我入宫拜谒国王陛下。”

    “飞翼你安心的去吧。我们走了。”杨华庚拍了拍黄奕斐的肩膀说道。

    “一路顺风。”罗宁微笑着送行道。

    “半路失踪。”徐家鹏对黄奕斐挥了挥手后转身要离开。

    ……黄奕斐想掐死这俩损友。

    “法奥冕下交代了要子爵大人和随行人员一同觐见。”

    ……

    这回轮到徐家鹏和杨华庚面面相觑了。

    “在下是达拉然的罗宁……”罗宁对传令官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我是达拉然的法师,不是黄奕斐的随行人员。

    “阁下请自便。”对于魔法王国达拉然的法师,传令官还是先当敬畏的,听出罗宁话里意思之后立即礼貌的回答道。

    “那么我就先回你家等你们。”罗宁厚颜无耻地冲三人一摆手。

    “没义气。”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徐家鹏和杨华庚都是一脸嫌弃的表情,完全忘了自己刚才也是这么对待黄奕斐的。

    “老徐,等下见国王的时候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嘴巴。”黄奕斐看着徐家鹏说到。、

    “同意,徐哥你最好装哑巴。”杨华庚立即附和道。

    徐家鹏默默地看了两人一眼,一言不发。

    立即有士兵过来替黄奕斐拿着行李,三人在传令官的带领下进人王宫见到了号称至高王的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看到坐在王座之上的老国王,众人心中一阵唏嘘。按照时间来推算,这位国王撑死也就是耳顺之年,可是现在看起来简直像是行将就木的样子。在王座的边上,和王座并排放置的一个舒适的软椅之上坐着阿隆索斯·法奥大主教,陛阶下面,塞班·达索汉和加文拉德·厄运分列左右,这两人一看到徐家鹏进来,两双眼睛都灼灼放光。

    “年轻的子爵,你们的国王陛下好么?”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让跪下行礼的三人起身之后问道,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和沧桑。暴风王国新任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曾经流亡到洛丹伦寻求援助,这位洛丹伦之王拿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所以见到暴风王国的来人第一句话就是问瓦里安·乌瑞恩的状况。

    “回陛下,我们的国王失踪了……”黄奕斐躬身回答道。

    “什么?瓦里安失踪了?”老国王睚眦欲裂,声音嘶哑的低吼道,“弗塔根他们是吃白饭的么?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十分失态,可见他对瓦里安·乌瑞恩有多关心。

    “国王陛下是在外出巡视的时候失踪的,高层们仓促给出结论,拉文霍德庄园的逍遥明王是罪魁祸首,在普瑞斯托伯爵建议下,王国悬赏一万金币悬赏他。在下在来洛丹伦之前已经将人犯交给了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将军。”黄奕斐简明扼要的回奏道。

    “逍遥明王……普瑞斯托……”老国王沉吟良久后问道,“普瑞斯托伯爵是原奥特兰克的领主么?”

    “在下不知,只是她以一介女流之身拥有伯爵爵位并且跻身暴风王国高层,想必是出身名门。”黄奕斐这才想起来在洛丹伦还有一个准驸马普瑞斯托领主,此人深得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的青睐,目前状态下自己如果稍微说错点什么那后果不堪设想。

    “是个女的?”老国王有些诧异,但是语气上明显轻松了不少,于是立即对黄奕斐大加赏赐,“你抓住了逍遥明王?此人在我洛丹伦王国也是被通缉的重犯,你让暴风王国出具一份文书来换取我的奖赏吧。”

    这边黄奕斐和洛丹伦至高王一问一答,坐在边上的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却被深深地惊呆了,因为他从徐家鹏和杨华庚身上也察觉到了和黄奕斐身上同样高高在上的气息。在拥有这种气息的存在眼中,就算是半神级别的都很难让他们在意,这三个普通人到底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得到如此垂青?

    在黄奕斐对至高王表达了感激之后,两人的聊天也就结束了。

    “法奥冕下,您有什么要说的么?”老国王转头问道。

    阿隆索斯·法奥微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想着至高王微微一鞠躬说道:“没有。既然陛下问询完毕,我就要带黄奕斐回修道院了,从今天起,他将作为我的关门弟子接受圣光的指引。”

    “那可真要恭喜法奥冕下再添一高足了。”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有些吃味地说道。毕竟作为至高王的他都无法让自己的儿子拜大主教为师,而眼前这位区区新晋的子爵却得到大主教的垂青。

    黄奕斐走了,跟着阿隆索斯·法奥和一队负责护卫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精锐通过洛丹伦王城的传送法阵去了所有信仰圣光之人心中的圣地提瑞斯法修道院。至高王也起身离座,他的王国正遭受亡灵瘟疫的毒害,每天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处理。

    恭送国王陛下离开后,杨华庚如蒙大赦,徐家鹏没有胡乱说话。两人转身离开刚出了大殿,塞班·达索汉和加文拉德·厄运从后面匆匆赶上来。

    “为什么?我不要。”听完塞班·达索汉的要求之后,徐家鹏不解地问了一句,旋即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一样。

    “遇到你这种力大无穷的好苗子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把你带回去好好调教一下的话我白银之手又多了一员悍将。”塞班·达索汉搓着双手兴奋地说道。当然还有后半句话没说出口,初代五机里面除了乌瑟尔收了一个王储弟子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收弟子,徐家鹏怪力惊人,稍微调教一下战斗技巧吊打一般的将军完全没问题,如果他天赋好的话甚至可以比肩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等二代圣骑士。

    徐家鹏一指杨华庚说道:“力大无穷的是他,我力量也就一般。那天你们俩不是轻松制住我了么?我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你们能抓住我?”

    塞班·达索汉一想也是,那天和加文拉德·厄运抓住徐家鹏的时候的确没有受到想象中那么大力量的挣扎。

    “我操徐哥你不能这么说吧?自己不想受训也不能给我扣屎盆子啊,我可是鹰巢山萨满祭司伯尔纳·锤喙大师的弟子,是玩法术和灵魂的,怎么可能有你所说的力大无穷?”开什么玩笑?自己在王城里有偌大一份家业,藏娇无数,真要是被抓进宫去受调教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在徐家鹏出卖他的一瞬间杨华庚立即倒打一耙,声情并茂地上演了一出受冤戏码。

    萨满祭司?信仰元素和灵魂的异教徒?塞班·达索汉瞬间把脑子里的一丝怀疑给抹杀了,开什么玩笑,异教徒怎么配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小子,编瞎话你都不会么?一个沟通灵魂的异端法师怎么会有强横的身体?你一直说我是最渣,但是凭我的实力妥妥的吊打你好不好?而且我可是法奥冕下的亲传弟子,又是大领主,亲自调教你也算是你的荣幸,你推三阻四这是看不起我么?”塞班·达索汉冷着脸说道。

    “不去。飞翼那个渣渣跟的是你老师,我跟你混不是矮他一辈?打死我也不去!”徐家鹏态度十分坚决。

    “哼哼……”塞班·达索汉被气得冷笑连连,冲着边上的加文拉德·厄运一努嘴。

    “不好吧?”加文拉德·厄运立即明白了自己这位同门的意思,有些诧异地说道,“这种事哪有强迫的?”

    “别废话赶紧的,出了事我兜着。”塞班·达索汉把眼一瞪说道。

    加文拉德·厄运一见自己这位老伙计认真了,也就不再多说,和塞班·达索汉一左一右逼近休假鹏。看到这个情况杨华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和徐家鹏拉开了距离。

    “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徐家鹏不会认为自己有正面对抗两台初代机的能力,在洛丹伦王宫里想从这二位手下脱身估计也够呛,既然是不可避免那就别费那事儿了,万幸的是自己不会有任何安全问题,所以徐家鹏虽然嘴上叫得挺欢,但是行动上并没有太大的动作,所以直接被两位大骑士一左一右架住了双臂给拖走了。

    “救命啊……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两个臭不要脸光天化日绑架人啦!”徐家鹏扯着嗓子喊着,既然逃不掉那就恶心你们一顿也是好的。如果徐家鹏知道自己以后的遭遇,就算是拼着受伤也会拼命逃跑这就是后话了。

    “徐哥你自己保重啊!”杨华庚冲被拉走的徐家鹏挥了挥手转身就往王宫外走。

    “敌袭!”

    “敌袭!”

    “敌袭!”

    埃德温·范克里夫睡得懵懵懂懂的就听见外面人声嘈杂,他心里不禁想骂街,这特么是谁啊?大清早这么嚷嚷,等我起来一定罚他去把石堡所有的厕所都给扫一遍,带头喊的扫一个星期。

    不是范克里夫心大,作为石堡大总管听到敌袭还能睡这么踏实,因为石堡负责警戒的斥候全是他负责培训的,而这些斥候就算是在平常时分最近的警戒线都是在石堡方圆三十公里之外。换句话说就算有敌人袭击,石堡可以在敌人抵达石堡三十公里之外就得到情报,除非入侵者能飞,不然茂密的森林可以给石堡军争取到足够建立防御的时间。现在这么多人大清早吵吵嚷嚷喊敌袭和拿鞋底子抽他范克里夫的脸有什么分别。

    睡眼惺忪的范克里夫带着一肚子起床气走出了卧室,不经意的一瞥之下整个人就僵在那里了。

    石堡上空不足千米的天空之中,一个庞然大物静静地飘浮在那里。

    卧勒个槽的那是什么玩意?范克里夫窒息了近五秒钟之后立即清醒了过来,他一边向外跑一边冲呆立在院子中的仆人嚷道:“狗东西,还不赶紧去军营通知亚瑟卡洛斯上尉!”仆人这才乱哄哄地冲出院门直奔军营方向跑去。

    其实这时候的亚瑟卡洛斯根本不需要他通知,听到有人叫嚷敌袭的第一时间他就冲出了自己在军营的宿舍,虽然也被飘浮在空中的巨大不明物体吓得愣了一下,但是仍然在第一时间派人通知了石堡的空军立即升空。等范克里夫的仆人气喘吁吁的见到亚瑟卡洛斯的时候,劳·罗杰斯已经率领着手下驾驶着飞机向那个不明飞行物飞了过去。

    “这是……船?”驾驶着直升机的劳·罗杰斯飞刀不明飞行物同样高度的时候终于看清了这庞然大物的真面目,失声惊呼道。

    天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战舰悬浮在石堡上方,战舰的两侧一前一后安装了一个巨大的螺旋桨涡轮,离得近了才听到机器低沉的声音。船体两侧布满了炮口,在船舷上则是密密麻麻的安装了不少防空炮,甲板上整齐的停放着几十架飞行器。

    劳·罗杰斯等人还没接近战舰,船舷上的防空炮就死死锁定了他们的飞机。一个侏儒出现在甲板上拿着一个堪比他身体一样大的喇叭喊道:“你们即将进入我舰警戒范围之内,如果再接近我们将直接开火!”

    “你们擅自闯入了我们石堡的领空,请你们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就把你们击落……”劳·罗杰斯立即反怼回去,可是看到自己全部十五架飞机的集群在这搜巨无霸面前也就像是摆放在豪华餐桌上的一个碗一样,怎么可能把对方击落呢?所以他的喊声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到了几不可闻的地步。

    “请便,这艘破天者号就是你们石堡订购的,我们只是负责送货以及售后服务的。”侏儒很随意的回答道,“前提是你们能把我们侏儒的智慧和高科技的结晶给毁掉。”

    什么鬼?咱们石堡订购的?劳·罗杰斯心中立即无数神兽奔腾,石堡的高层也太不靠谱了吧?自家定的货自己不知道?搞得如临大敌似的连自己都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了,现在搞出这么大一个乌龙多尴尬啊。

    通过无线电把事情传到基地,当士兵把这个消息报告给范克里夫之后,范克里夫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朱亚非在临行之前对自己的交代:

    “老范啊,朕给石堡弄了一件大杀器,但是这玩意儿太过超前,所以等东西到手之后一定要找个地方把东西藏起来。”朱亚非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郑重。

    “遵命大人,属下冒昧问一句到底是什么大杀器?”范克里夫完全被朱亚非的情绪感染了,十分认真地问道。

    朱亚非突然紧张万分,还特地跑到窗户边张望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法不传六耳,等货到了你就知道了。”

    范克里夫:“……”

    这还真特么是个大杀器啊。范克里夫晃了晃因为仰视而酸麻的脖子开始思考起应对方案来,这种远超人意料之外的武器的确是该藏起来,可是这么夸张出现在石堡上空这么巨大的玩意儿还特么怎么藏?

    “冬风大师,应该没有问题吧?”睡眼惺忪的张涛和大法师梅里·冬风联袂而来。

    “仿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影像需要消耗不少魔力,但是因为距离地面太远,所以不需要刻画的太仔细的话完全没问题。”梅里·冬风看了看天空的飞船说道。

    “那就好。”张涛走到范克里夫身边低声说道,“老范,赶紧和他们联系,就说我们要派人上去接收。”

    “看来阁下也知道这个大杀器。”范克里夫想去找朱亚非问一下他说的法不传六耳是不是放屁。

    “嗯?飞翼和小徐没告诉过你么?”牙儿诧异地问道。

    我擦,子爵大人和徐大人也知道?范克里夫已经不想吐槽了,想到自家大人口中的“垃圾明”仨字后也就释然了。

    范克里夫先召回了劳·罗杰斯的编队,在和破天者号取得了联系之后亲自陪同着张涛登上了破天者号。

    “本人是石堡大总管艾德温·范克里夫,前来接收这艘……战舰。”范克里夫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玩意,战舰?可是它会飞,飞艇?地精的飞艇他又不是没见过,那玩意在眼前这巨无霸面前就是个渣。

    “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带队的侏儒自我介绍了一下后一指舰桥说道,“按照你们的要求,这艘‘破天者号级’航天母舰首舰安全送达石堡,相关资料全部锁在舰长室里,你们去检查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请签收。”说完拿出了一沓几乎和他一样大的合同递给了范克里夫。

    哎呀哎呀,这是个大反派啊?张涛一听到这个侏儒的名字立即想到了丹莫罗的矮子副本,侏儒族的主城诺莫瑞根的关底boss。

    在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的带领下,张涛和范克里夫走进了舰桥,进入了舰桥深处的舰长室。在这艘大部分由木头构成的战舰上,这间完全由金属保护的舰长室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舰长室内,放着两口几乎和侏儒等高的箱子,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将箱子打开之后说道:“这里面是这艘战舰的结构图以及各种武器的详细介绍和使用手册,我和我的小队将在半年的时间里教会你们怎么驾驶和保养这艘战舰。到时候,请你们再这一份合同上签字。”说完他又拿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范克里夫,已然和他本人差不多大的厚厚一沓。

    范克里夫接过合同自己转身就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之后就去检查那一堆资料了。

    “另外,在这个保险箱里还有一份绝密的资料要交给石堡的主人。”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走到贴墙放置的保险箱面前说道。

    “哦?给飞翼的?那打开看看嘛。”张涛立即来了精神,走到微缩版金库一样的保险柜前说道。

    “那你看呗。”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密码多少?”张涛摆弄着转锁问道。

    “不知道。”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

    你踏玛的是在逗我么?这不是你们制造的么?初始密码应该有吧?这么不要脸的说出不知道这句话来是谁给你的勇气?张涛死死地瞪着眼前这个侏儒腹诽不已。

    “你瞪我也没用,这个东西早在放进这艘船之前就已经被你们的人重新设置过了,初始密码已经作废了。”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说道。

    垃圾明设置过了……不对。张涛想到了什么坏笑着看着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问道:“原始密码是多少?”

    “科学至上,诺莫瑞根出产的保险箱初始密码都是一样的。”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都跟你说了,初始密码没用了……”看着张涛脸上越发诡异的笑容,这个矬子有一种被狐狸盯着的毛骨悚然感。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会没用呢?”张涛贼贱兮兮地问道。

    “我……我怎么会去试呢?”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脸色微红,语气有些结巴地辩解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张涛对着密码锁一通乱按,然后就听到一连串的密码被打开的声音,保险箱的门就这么打开了。

    什么鬼?真的打开了?我试过了啊,初始密码打不开啊。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的心中成群的神兽跑来跑去。

    “如果你试一下的话就可以打开了。”张涛戏谑地说道。

    “不可能,我试了明明打不开……”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又犯错了。

    唉,就这智商还想篡权呢?天朝除了徐老爷那种人都能把你玩成渣。张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从偌大的保险柜里取出唯一的一封信函。

    那么张涛是怎么打开的密码锁的呢?其实很简单,不要说是张涛,就算是一直打酱油的林云婷和郑浩然都能轻松想到朱亚非设置的密码是什么。如果说这密码是数字组成的那么张涛就得抓瞎,如果是有字母组成,那朱亚非要是不设置成“逍遥山庄”的拼音缩写才有鬼了。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