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一二二章 回家也不得安生
    “这把剑怎么办?”黄奕斐拿着手中的长剑问道。

    “喜欢就自己留着玩,不喜欢就拿去换点钱,实在懒得管就扔了。”朱亚非瞥了一眼长剑,剑身的圣光依然暗淡不堪,估计拿去卖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于是不冷不热地说道。

    摩根·拉迪摩尔有些惋惜地看着黄奕斐手中的长剑说道:“估计是刚才净化邪恶法阵它的圣光能量消耗太大,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梅里·冬风从黄奕斐手中接过长剑轻轻挥动了几下,又把长剑横在面前仔细端详了许久说道:“恢复是不太可能了。这柄剑里现在有了一股奥术能量,虽然和圣光不冲突,但是却改变了能量载体的属性,它不再是一柄纯粹的圣光武器了。”

    奥术能量?黄奕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从梅里·冬风手里把长剑又拿了回来。刚才怎么没发现呢?这把剑的造型不和自己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么?再加上奥术能量这个有些另类的属性,这把剑难道是……黄奕斐仔细检查着剑身,最后在剑诀处发现了几不可查的铭文――阿契厄斯。

    尼玛,这是什么鬼?黄奕斐直接蒙圈了,他如同入魔了一样死死盯着手中长剑,良久才转头问摩根·拉迪摩尔道:“您的佩剑叫什么?”

    “叫什么?就是一把很普通的佩剑而已。怎么可能有名字?”摩根·拉迪摩尔很纳闷黄奕斐为什么会这么问。

    好吧。看来自己手里的长剑原本是属于摩根·拉迪摩尔的阿契厄斯。至于原本的魔兽世界是怎么落入他手上的只有天知道了。黄奕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武器兴奋不已。这让梅里·冬风多少有些不解,一柄说不上名贵的长剑而已,远不如他手上的轰石之锤珍贵,毕竟那个可是泰坦造物。

    休息了一晚上,黄奕斐徐家鹏张涛杨华庚郑浩然和林云婷陪同着梅里·冬风和麦德安一起传送回了伊尔加拉之塔。剩下朱亚非、阿尔泰娅·埃伯洛克和摩根·拉迪摩尔则是一道返回夜色镇。

    美女在侧,朱亚非将他的厚颜无耻和油嘴滑舌属性发挥了个淋漓尽致。摩根·拉迪摩尔实在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大蜡烛(艾泽拉斯目前没有灯泡)的事实,所以直接打马疾驰而去。可是阿尔泰娅似乎是有有什么心事,不管朱亚非怎么说笑她都无法真正的开怀一笑,这让朱亚非多少有些失落,难道自己的逗乐功夫退步了?不行?回去之后一定要恶补一下郭德纲的相声。

    从乌鸦岭到夜色镇路途遥远,尽管两人是马不停蹄,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到的,你说笔者要是写出点十八禁的东西来,作为和谐社会有身份证的你们也未必喜欢看,所以我们把镜头转向比较有趣的一边。

    刚把先前传送过来的士兵和食人魔的给养凑齐打发他们向石堡进发没多久,玛洛瑞和博米洛伊再次感受到了塔下有魔法波动,还没等他们俩做出反应,波动就已经平复了。

    “又有人传送过来了。”博米洛伊苦笑着对自己的丈夫玛洛瑞说道,“亲爱的你说咱们俩还能守护这座塔么?”

    玛洛瑞没有回答妻子的问话直接向法师塔外跑去。这股魔法波动和上一次的魔能频率十分相似,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同一个施法者,他现在就是要去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

    “师父。”玛洛瑞刚冲出法师塔,就听见张涛的声音响起。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玛洛瑞的目光直接被梅里·冬风吸引住了。褶皱的皮肤,干枯的白发,混浊的眼睛,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法师吧?

    “您就是梅里·冬风阁下吧?”玛洛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梅里·冬风面前的,有些结巴地问道。

    “是我。你不错。魔法的练习方法有些似是而非,能练到这个级别说明你比较有潜质。”梅里·冬风面无表情的说道。

    十分平常的话让玛洛瑞兴奋异常,被传说中的法师夸奖啊,这是多么露脸的事。他强压下手舞足蹈的欲望,恭敬地冲梅里·冬风行礼道:“得大师您一句夸奖,是我莫大的荣幸。”

    “哎呀师父,你怎么还当真了?人家那就是客气客气。再说了您听话怎么过滤着听啊?似是而非那半句没听见么?”张涛在一边泼凉水道。

    玛洛瑞想踢死张涛。特么的你真是我徒弟?当着高人的面这么撅自己的师父真的好么?

    “是啊,我也觉得他的魔法能量太弱了,梅里你是从哪看出来他不错的?”麦德安在一边狠狠地补了一刀。

    ……玛洛瑞抬头看了麦德安一眼,如果眼光能杀人麦德安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又是谁啊?这么不会说话你家大人没教你么?绿色皮肤……看样子又不像兽人,好奇怪……不对。玛洛瑞只觉得背脊开始发凉,这个年轻人(个子是年轻人)初看之下没什么,怎么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

    看着玛洛瑞的反应,梅里·冬风赞许地点了点头,看来真不错,这家伙是个可造之材,居然能察觉麦德安的不同,调教调教完全可以进入大法师级别。于是对玛洛瑞说道:“小家伙,你愿意跟我学习魔法么?”

    “咣当”一声,玛洛瑞直接跌坐在地。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怎么?不愿意?”梅里·冬风虽然是开玩笑,但是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玛洛瑞此时脑筋短路,忘了梅里·冬风冬风是个亡灵法师,还以为他生气了,于是连忙爬起来走到他面前单膝跪倒诚惶诚恐地说道:“能得阁下青睐,后学末进与有荣焉。”

    “梅里·冬风大师?”博米洛伊也走出了法师塔,看到哦自己的丈夫如此虔诚地贵在一位老人面前,自己的徒弟和他那一群损友都在一边,很快就猜到了这位老人的身份,于是连忙走到丈夫身边躬身行礼道。

    “自然系魔法修炼者?”梅里·冬风看了她一眼说道,“人类中也有研习这一系魔法的了?”

    “请大师指点。”博米洛伊准备顺杆爬,真要学自己丈夫一样跪下行礼,却被梅里·冬风伸手给拦住了。

    “自然系法术我虽然略有了解,但是所知有限,实在当不得你如此大礼。”梅里·冬风淡淡说道。

    博米洛伊有些失落,只得悻悻然躬身行了个礼退到一边,看着梅里·冬风拉起玛洛瑞十分的羡慕。

    “两位大师,先前传送回来的士兵们走了多久了?”黄奕斐走到玛洛瑞身边问道。

    玛洛瑞羞愧难当地说道:“在冬风阁下面前万万不敢当大师称呼。那些士兵在这里休息了半天,等到豺狼人范特西送来了给养才走。算算时间也就走了不到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的行军,策马追赶的话甚至不用半个钟头就能追上了。黄奕斐等人刚准备上马追赶,玛洛瑞连忙拦住他们说道:“范特西往返石堡好几次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勋爵大人汇报。”

    “我不是全权委托范克里夫处理一切事务了么?它没跟范克里夫说?”黄奕斐问道。

    “这事情就是范克里夫传信来告诉我的。范特西来回跑了好几回,只说是找勋爵大人,但是却从不说出为了什么。”玛洛瑞解释道,“所以我和博米洛伊正在研究能远距离通讯的魔法物品。相信不出月余应该会有所成。”

    “这样啊。”黄奕斐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精神一震,真要研究出来了这不管是军用还是民用都将是一种利器,“这里离范特西的营地比较近,就先跑一趟看看它到底有什么事吧。”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十有八九是你答应他剿灭尤勒的事情。”张涛猜测道。

    “不管了,先走一趟吧。”黄奕斐觉得张涛推测的应该大差不离,但是既然离的这么近了还是跑一趟求个心安比较好,“那么梅里·冬风大师请在法师塔稍后,我们去去就回。”

    梅里·冬风欣然应允,麦德安却是闲不住,吵着要跟黄奕斐等人一起去。梅里·冬风自然不允许,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麦德安没有足够强大之前绝对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无奈的麦德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黄奕斐等人上马离去。

    林云婷见到熟人自然不肯自己一个人留在伊尔加拉之塔,只可惜她那要命的骑术实在是太烂,这让黄奕斐等人足足多耗费了两倍的时间才到达范特西的营地。不得不说范特西领导的暗皮豺狼人的警觉性有了明显的提高,一行六人距离暗皮豺狼人营地四五百米呢,就已经被一队豺狼人斥候给围住了。

    因为被石堡收编,范特西再三约束手下不得肆意对人类出手,所以这一队豺狼人只是将黄奕斐等人团团围住而没有擅自动手。林云婷见到十几只两人高的豺狼人抄着武器围住自己,不由得往后缩了缩,躲在众人身后。郑浩然虽然听说了黄奕斐等人收编了豺狼人的事情,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把手按在了自己的火枪之上。

    “告诉范特西一声,石堡勋爵黄奕斐来了。”黄奕斐看着警戒的豺狼人自报家门道。话音未落,就听见范特西的声音从斥候小队后面传来:“闪开。武器都放下。”看来这货的人类语言精进了不少。

    “大人。”范特西不伦不类地向黄奕斐鞠了个躬说道。

    “我听说你找了我好几次,还不肯把事情告诉给范克里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说吧。”黄奕斐从马上跳下来说道。

    “燃烧平原的一个鬼魂人类要见大人。”范特西的面部有些扭曲,支支吾吾地说道。

    “鬼魂?”刚刚经历了乌鸦岭镇鬼魂事件的几人对鬼魂十分敏感,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除了徐家鹏。

    “你说的是一个叫摩根的女人吧?”徐家鹏淡淡地说道。

    “摩根?她是鬼魂么?”众人吃惊地看向徐家鹏。

    徐家鹏狠狠地鄙视了一下众人说道:“你们当年没有仔细看剧情么?她就是个鬼魂。”

    众人一起挠头,鬼魂?剧情上有这么说么?

    范特西有些尴尬,明明是我在汇报情况好不好?怎么你们自己聊上了?“那个,大人?我还能继续说么?”范特西小心翼翼地问道。

    众人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你继续说。”黄奕斐冲范特西点了点头说道,而后又转向徐家鹏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摩根岗哨的是鬼魂?”

    范特西只能自说自话一样的继续汇报,它率领着自己的族人不断地扫荡着燃烧平原,从抓捕兽人到偶尔偷袭一下食人魔,到最后都敢围攻一黑色幼龙或者龙人,胆子是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它们异想天开的不再向燃烧平原的西边去抓捕兽人而改向东边扫荡。现如今的暗皮豺狼人精兵也是武装到牙齿,石堡不仅给了它们适用的铠甲和利刃,甚至是威力巨大的炸药也没少给它们,这使得它们越来越胆大包天。

    可是当它们路过摩根岗哨的时候却被人给卷包烩了。而对它们出手的只有一个人,或者说一个鬼魂――一个叫摩根的女鬼魂。

    徐家鹏和黄奕斐停止了胡扯,诧异地看着范特西。

    “你是说你的精英小队被一个人给全员活捉了?”黄奕斐不信地问道,他深知豺狼人的战斗力,现在的豺狼人全副武装还有威力强劲的炸药,居然就被一个人全部活捉了?

    范特西点头承认。

    “偷袭?”黄奕斐猜测道。

    “正面交锋。”范特西似乎仍然心有余悸,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她在我们行军的时候拦住我们,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准备,但是我们仍然输了,全部被活捉……”

    众人全都愣住了,正面交锋的情况下,一人对抗三十个豺狼人,全副武装,还保证不杀一只不跑一只全部俘获。这战斗力……

    “一对三十,全部活捉,这个战绩我们联手也未必能做到吧。”张涛看向众人问道。

    “大人,不是三十只,是七十五只。”范特西连忙纠正道。

    ……所有人都快要崩溃了。但是范特西下面一句话立即让他们的内心稍微舒服了一点。

    “那个鬼魂根本不怕我们的攻击,但是她却能轻易的攻击我们。她扣留了我的儿子范高雷,要我带大人去见她才肯释放它。”

    是啊,那是一个鬼魂。自然和常人不同。众人内心稍微平衡了一点。

    “你继续说。”黄奕斐对范特西说道。

    范特西于是继续讲述它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进入燃烧平原,它发现投入的兵力越多收效也就越大,要不是还要提防尤勒的混血豺狼人它都想把全部族的精兵全带去燃烧平原狩猎。被捕后范特西很快报出自己的后台――人类。那个鬼魂听它讲完了之后十分痛快地放了它们,除了可怜的范高雷。

    “帮我约见一下你们的雇主,只要他来见我我就放了你的儿子。”摩根女鬼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我觉得这种事情垃圾明最在行,咱们没赎过人质啊。万一谈崩了对方撕票就麻烦了。要不咱们去把垃圾明叫过来?”张涛对众人说道。

    黄奕斐看着一脸期待可怜兮兮的范特西心有不忍说道:“也未必需要垃圾明出场,不是说了么只要我们去就放人么?退一步讲也可以做两手准备,我们先去谈谈看,实在不行了再叫垃圾明出场。”

    “那个飞翼,你不要学老大那么不要脸好不好?老范说的是你去,不是我们。”杨华庚依然对鬼魂有些发怵,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个人躲在后面,于是拉上了目前唯一女性同伴林云婷做挡箭牌,“我和云姐回石堡等你的好消息。”

    “啊?好啊好啊。”林云婷也不想再见到鬼魂,正在想办法怎么可以不去呢,现在杨华庚递过来一根杆子她立即顺杆爬的答应着。

    “太不仗义了你们。”张涛义正辞严的训斥道,“一点人性都没有。走走,我带你们回石堡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们。”

    “牙儿你还能再贱一点么?”杨华庚咬牙切齿地鄙视着张涛。

    “行行行,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家伙,我自己去行了吧。”黄奕斐无奈地说道。

    “我跟你去,燃烧平原诸方势力复杂,一个人去太危险。”徐家鹏说道。

    郑浩然也跟着说道:“我也跟你去一趟吧。正好看看能不能抓一只幼龙或者龙人当宠物。”

    “老郑你没睡醒吧?你见过哪个猎人能把龙类当宠物的?真要是这样的话你去抓个妹子当宠物不是更好?”杨华庚连忙劝阻自己的老乡。开玩笑呢吧,整个荆棘谷那么多野兽你都没抓到宠物,你居然异想天开想要抓龙?

    郑浩然十分鄙视地看着杨华庚说道:“知道你为什么单身么?怜香惜玉你懂不?抓妹子当宠物你舍得?”

    “格老子的你也是单身!”杨华庚咆哮道。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