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一零五章 巫妖
    张涛在意识之中和诱惑他的声音在战斗着(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耍贱,反正笔者是这么认为的),外面的人当然无法看到这么脑残的一幕,所以只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在边上看着。亡灵已经走的看不到影子了都没人搭理,食人魔和石堡军倒是想出击,怎奈所有领导层都在大眼瞪小眼。

    “大人,我们是不是要继续追击亡灵啊?”传令兵靠近黄奕斐小心翼翼地问道。黄奕斐看都没看他一眼冲他挥了挥手把他赶到一边。

    看着传令兵无奈的走回来,亚瑟卡洛斯就知道肯定没有结果,于是他只有命令士兵原地修整结果所有石堡的新兵立即开始挖战壕筑建简易工事。

    “你们这是干什么?”亚瑟卡洛斯好奇地问道,“我下得是原地休息的命令。”

    “阁下,根据我们的战时条例,任何时候的休息都要构建简易防御阵地。”传令兵连忙解释道。

    “……老家伙们,你们还发什么愣?想在这群小崽子面前偷懒么?新兵蛋子们给你们修好的工事你们好意思躲?”亚瑟卡洛斯怔了一会儿冲着在一边叉腰看戏的老兵们喊道。老兵们哄笑了一阵纷纷加入了修建工事的行列之中。亚瑟卡洛斯望着在一边发呆的黄奕斐徐家鹏等人,心中一阵阵感慨,这两个惹祸精治军还真是有一套啊。自己当脸怎么就没给他们机会崭露头角呢?旋即又想到当年自己只是区区小队长,又有什么资格给他们机会呢,想到这里不由得摇头苦笑。

    ……

    “你到底祈祷不祈祷?”

    “你到底求不求我?”

    “我绝对不会求你的!”

    “那我就不祈祷。”

    张涛和这个声音纠缠了一个多钟头了,结果谁也没有说服谁,更要命的是原本充满诱惑的声音现在彻底失去了耐心,语气变得暴躁粗暴。

    “维琳德·星歌也向你祈祷过吗?”张涛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声音沉默了,维琳德啊,那个忧郁的暗夜精灵。

    “看来没有。为什么一定就要我祈祷呢?你这样会没朋友的老铁。”张涛继续说道。

    天色逐渐变暗,暮色森林里可以说是已经进入了黑夜。斥候不断反馈着亡灵的动向,在山顶小屋所在的山脚下,四面八方赶来的亡灵都在向那个地方汇聚。在亡灵的正中央,有一个三四米高的诡异骷髅,似乎所有的亡灵都是冲着它去的。

    “呼叫飞行编队,直接洗地。”黄奕斐见机会难得,立即下令道。飞行编队却失去了联系,通讯兵怎么呼叫也不见回复。眼见张涛还是跟被点了穴一样的戳在那,朱亚非拽过一匹马后回身对黄奕斐说道:“朕去看看情况,你们等朕信号。哎哎,你干嘛?”

    黄奕斐不等朱亚非说完已经纵身上马,正在那对亚瑟卡洛斯交代任务呢。有人带头自然有人效仿,一时间徐家鹏杨华庚郑浩然纷纷上马,就连林云婷也在那往马背上爬。

    “二货云你就别添乱了。老实在中军呆着。大小姐,您又闹哪出?”朱亚非一句话把林云婷训的不再折腾,阿尔泰娅·埃伯洛克以一个十分漂亮的姿势跃上了林云婷牵过来的马背。

    “我跟过去看看,应该不会给你们添麻烦。”阿尔泰娅自信地说道。

    “死狗,去跟你手下交代一下,别到时候卡洛斯队长指挥不动它们。”黄奕斐想起昨夜食人魔炸营的事,心有余悸地杨华庚说道。

    “想来的自己跟上。”朱亚非一夹马腹,催马冲了出去,风中隐约传来他一声轻轻的抱怨“真是添乱。”众人连忙跟上。

    “他怎么办?”亚瑟卡洛斯指着张涛对黄奕斐喊。

    “随便丢在马背上带着,别丢了就行。”黄奕斐的声音传来,人已经消失在树林里。

    暮色森林除了烂果园以外,尽是粗壮高大的巨树,所以在森林里纵马驰骋也没什么大阻碍。不足半个小时的功夫,山顶小屋已经遥遥在望了。打马加速的朱亚非突然闻到微不可查的腐尸味道,于是连忙勒缰绳停马又嗅了两下。

    “老大你这是抢死狗的活啊。”郑浩然看着朱亚非在那嗅啊嗅的开玩笑说道。杨华庚随手将马鞭就砸了过去。郑浩然轻松接住正打算反扔回去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腐尸的味道,于是忙停止胡闹加以确认。

    “腐尸?”郑浩然仔细闻了闻后不确定地说道。

    “亏你还是个猎人。你的侦测技能呢?鹰眼术会不会?身为一个猎人居然还没老大的感官敏锐你丢不……哎老大人呢?”杨华庚逮到机会立即玩命地挤兑道,可是再顺着自己指向朱亚非的手看过去的时候,朱亚非的坐骑上早已空荡荡的不见了人影。

    “朕去看看,你们自己小心点。”不远处一棵树下传来朱亚非渐行渐远的声音。

    “真不愧是猥琐的老大。说不见就不见了。”郑浩然酸溜溜地揶揄道,毕竟他伪装没有潜行好用,而后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说我这个时候对着前面开一枪,要是打中了老大算是误杀不?”

    话音未落,郑浩然就见到前方突然寒光一闪,一柄飞刀对着他的面门**而来。“妈卖批!”郑浩然骂了一声滚落马鞍,飞刀“哆”的一声打在他身后的树上弹起老高,在空中不停翻滚了好一会儿才落下来。

    “哎呀?力道没掌握好啊,居然把刀柄朝前人出去了?”潜行状态的朱亚非淡淡地说道,“保持距离跟着朕的记号过来。”说着就见到一棵树的树干上多了一个简易的箭头。

    “……我怎么感觉老大越来越贱了。”惊魂未定的郑浩然等了一会儿(就是等朱亚非走远)之后小声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升级了呗。”黄奕斐下马跟着箭头的方向小心地向前摸索着,郑浩然深以为然,众人纷纷跟上。

    越往前走腐尸的气味越重,几人男人还好说,阿尔泰娅尽管用围巾掩住了口鼻依然觉得恶心难忍,但是又不敢真的恶心出声来,在这个距离上已经隐约能听到亡灵嘈杂的声音了,如果闹出动静来无异于通敌。众人在一个小山丘下的树前停下了脚步。

    “……这符号什么意思?”阿尔泰娅指着树上的符号低声问道。树干上刻着一个带弧度的向上的箭头,而后又从箭头部位刻了一个向下的笔直箭头。

    又来了。除了郑浩然众人摇头苦笑,朱亚非的图标他们在奥达曼可是领教过的,你要是按照正常逻辑思维去推测那只能把自己推沟里去。

    一根小树枝从小土丘上面砸了过来,轻飘飘但是很巧妙的从众人眼前划过,众人连忙抬头看去,只见朱亚非取消了潜行状态趴在了土丘上的草丛里正对他们挥手呢。

    等众人摸到小土丘的时候朱亚非已经再次进入了潜行状态,他十分不满地说道:“让你们爬上来趴下你们在下面发什么呆?”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那个破图是这个意思。

    这个小土丘下面是一个约摸三四平方公里被整理出来的开阔地,上面的树木全部被砍掉做成了操作台。亡灵们正在把它们带来的残破尸骸放在不同的操作台上,由亡灵巫医和侍僧将它们拼凑起来,其间侍僧频繁的从亡灵群中抓出几只正在忙碌的僵尸或者骷髅扔到平台上,一只只缝合怪就这么被制造出来。

    “它们这是打断爆兵刚一波么?”黄奕斐皱着眉头小声道。

    “你们看那。”郑浩然收起了鹰眼术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众人顺着他的指向望去,黑压压一片看的不甚清楚。就见朱亚非老神在在的掏出几个单筒望远镜递给了他们:“夜视镜,侏儒科技的试作版,别去看太亮的地方,会瞎的。”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夜视镜,除了郑浩然所有人都拿了一个。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这群亡灵的首领。一个巨大的两人高的骷髅架子。长着比巨魔还要长的獠牙的头骨上顶着一个王冠,王冠下一道可怕的裂缝直道鼻梁位置。骷髅脑袋后面是夸张的紫罗兰色立领,一条四面开叉就像一朵倒置的喇叭花一样的裙子遮住了它的下半身,一条诡异的锁链在它身前身后个各交叉了一次悬浮在半空。

    “巫妖?”徐家鹏惊呼道。

    “你小点声。想让亡灵过来围剿我们啊?”黄奕斐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个情况要是食人魔在就好了,一通覆盖那绝对弹无虚发。真不知道飞行编队跑哪去了。”

    郑浩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手指了指天上。黄奕斐抬头看去,星光乍现的夜空隐约能看到几个黑点,根本看不清楚,于是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郑浩然。

    “你的飞机,十二架都在这附近的高空。但是全都悬停在那不动弹了。在他们周围至少有二十只石像鬼。我估计那些飞行员就算现在没死等燃油耗尽也得坠机而亡。”郑浩然解释道。

    “那他们绝对是饿死而不是摔死的。朕买的这批飞机是以黄金能量核心为动力源的。高强度作战下持续三五天问题不大……有人。”朱亚非正说说着话,突然心生警觉。

    所有人立即抓住自己的武器,朱亚非向着感觉到有东西靠近的地方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郑浩然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变换着侦测类型高度戒备。只可惜他的侦测半径实在太小,只有一百码的距离。由于身后土丘下就是亡灵大军,照明弹和有警戒功能的岗哨图腾都不敢使用,所有人只能背靠背地围成一个圈相互掩护。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然后一个贱得让人想打一拳的豹子蹲坐着出现在他们面前。居然是张涛。

    一声枪响,林中刚归巢的鸟儿纷纷被吓得再次飞起。郑浩然反应太快一枪就打了出去,不过也幸亏他反应太快,在开枪的一刹那吧枪口压低,子弹擦着张涛的裆部穿了过去。张涛只觉得裆部一热,两腿发软再也站立不住面色惨白的跌坐在地。

    “飞翼,发信号。小郑,布雷掩护撤退。”潜行中的朱亚非喊道。这个距离上这么大声的枪声聋子都能听见就更别说亡灵了。

    黄奕斐掏出信号枪对着天空连打了两发红色的信号弹。而后就准备往回跑。郑浩然则是先冲着张涛歉然一笑而后立即开始在地上布置各种陷阱,等忙活完了开启猎豹守护去追早已跑出老远的众人。

    等郑浩然追到众人的时候他们早已爬上了马背正在那焦急的等着呢,于是他连忙蹿上一匹空着的马背。

    “……牙儿呢?”朱亚非见郑浩然一个人跑回来的惊悚地问道。

    “我不知道啊。他不应该比我先回来么?”郑浩然好奇地说道,毕竟他在那布置陷阱耽误了好一会儿呢。

    “大爷的,这货最近怎么老添乱?”朱亚非恨恨地骂道,“你们先走,朕去接应那个贱人。”说完再次下马潜行向回跑去。

    “你们怎么不走?”阿尔泰娅·埃伯洛克刚把调整完马头准备向大部队方向走,却见黄奕斐等人丝毫没有回去的意思忍不住问道。

    徐家鹏抄起厄运钟摆跳下马追着朱亚非刚才的方向追去。

    “你先走吧。我们得回去。”黄奕斐也抽出轰石之锤跳下马背,随后杨华庚郑浩然也跟着下马跟了上去。阿尔泰娅目瞪口呆,这些家伙平时斗来斗去跟有仇似的,生死存亡的情况下却能为了平时死掐的人不顾安危,倒是是什么样的人啊?

    对朱亚非等人的好奇,对生死存亡的理智挣扎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败下阵来。阿尔泰娅银牙紧咬,抽出佩剑也跳下马跟了上去。

    “胡闹啊。朕能随时抽身而退,你们来不是添乱么?”潜行的朱亚非听到身后脚步声回头一看,见众人跟做贼似的摸了过来后忍不住怒斥道。

    “行啦老大,这种情况下诚实一点能死啊。”杨华庚冲着前面一片空旷说道。朱亚非解除了潜行状态,站在杨华庚的侧面看着他冷冷地说道:“下回看准朕的位置。”听声辩位失败的杨华庚讪笑着摸了摸脑袋,有点尴尬。

    朱亚非把手中的长剑反手握着藏在胳膊后面,也不再潜行,率先向前跑去――带着这么一大群人自己就算能潜到艾泽拉斯星球的核心去也没用,除非他能不要脸的彻底抛弃他们。

    “在那。”郑浩然眼尖看到了他们的目标。张涛就在他刚才布置陷阱不远处的地方抱着胳膊站着,背后背着月神镰刀,从后面看过去,除了个子矮点也是装逼犯十足。在他不远处的小土丘上,已经有不少亡灵露出了脑袋,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短兵相接。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