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九十四章 第一防线失守
    郑浩然突然喊的这一嗓子对刷血刷的头晕眼花的杨华庚来说不啻于久旱之后的甘霖,远在他乡遇到的故知,自己高中的金榜,有一个俏媳妇等着他的洞房(这么排比牛逼不?)……杨华庚是感慨万千啊,杨华庚是泪流满面啊。

    “所有人相互掩护后撤!”杨华庚在亡灵阵前丢下一个地缚图腾之后冲食人魔高声嚷道,“退到镇子里。”

    食人魔们听到杨华庚的命令后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不少亡灵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咬中或者抓伤不少食人魔,但是很快这些亡灵就被反应过来的食人魔拆解成残肢断臂。“首领大人,这些爬虫怎么办?”胡克赫鲁格的胡克问道。紧接着鲁格就追加了一句:“放过猎杀它们的机会就是与大量的美食失之交臂,那是不可饶恕的重罪啊。”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撤!”杨华庚看着张涛依然精神抖擞地施放了一个大范围的荆棘缠绕之后有些汗颜,于是恼羞成怒地吼道。同样是穿越过来的,同样是强力治疗,为啥自己头昏眼花了张涛还能时不时地放一两个攻击法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可怜的杨华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白一个道理,作为一个掌握自然系法术的张涛在有掌控自然之力的绿龙能量附近那就是主场作战,自然之力不断地反馈给他,所以哪怕是施放的法术远多过杨华庚但是他的精神力和魔法值的损耗比杨华庚可少多了。

    食人魔们见到自己的首领发怒,也不敢再磨蹭,转身就往阵地跑。杨华庚看着狼奔豚突的食人魔们被气的差点咬到舌头,边上的张涛安慰他道:“行了,一群蠢货而已,你还指望它们能交替掩护逐步撤离不成。”

    杨华庚想想也对,心中稍微好过了点,张涛的神补刀恰如其分地插了过来:“这样的货才配做你的手下。”等杨华庚想捶他的时候张涛早已变成豹形态往阵地狂奔了。杨华庚连忙跟上,在弗雷曼等人的保护下撤退。食人魔们人高腿长,虽然身处亡灵包围之中,但是双方体型差距太大,它们就像是启动的坦克一样硬生生从亡灵群中碾(就像压路机轧过荒地上的植被一样)了出来,并且很快地追上了被弗雷曼等保护着的杨华庚。

    士兵们亲眼见过被食人魔们出击踩塌战壕活埋了战友的惨烈事故,所以一个个都特别关注食人魔的撤退方向。看准了食人魔们奔跑的方向直接让出了一个足够它们通过的空位,

    亡灵紧随其后,仍然是那么慢吞吞地推进着。等它们逼近第一道防线外三十码的时候,食人魔们早已被杨华庚带领着跑到了乌鸦岭镇上的军火库了。

    “牙儿你回来干嘛?赶紧回去帮忙啊。”杨华庚倚在一个大箱子上问道。

    张涛拽着一个大医药包一步一踱地边走边说道:“作为你们当中唯一的医生,你说我还能干嘛?”说话的当口,他手脚麻利地取出各式各样的取样工具开始从食人魔们的伤口上采集样本,每取样完一个就在样本的试管和本体上贴上一个标签。

    与此同时,镇子外面的战斗依然在继续

    由于亡灵数量巨大,直接对阵地形成了三面包抄的态势,骑兵就算从镇子里开始冲刺也无法凿穿亡灵的阵型,迂回侧击也无法实现,所以所有骑兵都放弃了战马加入了步战。

    由于张涛和杨华庚都撤到了镇子里,仅仅靠那几个法师学徒和只有理论而实践连半吊子都不够格的林云婷根本无法有效的给亡灵们以有效的减速和控场压力,所以在食人魔刚进镇子的时候,亡灵就已经挺近到了第一道防线的栅栏外。在亡灵大军前进不足百米的时间内总数不过五百的士兵中那数量可怜的火枪手长弓兵和法师学徒所造成的有效杀伤实在是少的可怜。

    好在修建阵地的时候士兵们在残破的乌鸦岭镇外的金属栅栏基础上有加固了大量木结构的双层栅栏和拒马,虽然有一段被食人魔冲出去的时候给毁掉了。有了夜色镇外凭借栅栏防御狼人夜袭的经验,士兵们驾轻就熟地利用着栅栏阻挡和攻击亡灵。可惜的是敌人不同战果也大不相同,狼人虽然强壮,但是被武器捅到还会受伤,严重的还可能死,这些亡灵就几乎无视了这些伤害,对僵尸和食尸鬼来说,只要不是刺穿它们的脑壳根本无法杀死它们,而数量最多的骷髅则更是逆天,就算把它们的头颅给戳掉了它们依然能不慌不忙地去捡回来自己给安上,不把它们直接砸睡了压根无法阻止它们不断重组。所以整个战场上有效的战果就是阻敌于镇子之外。要说杀伤,亡灵之间的相互践踏致死都比士兵们弄死的数量多,这其中大部分都是骷髅因为骨骼腐朽不堪挤压所致。

    栅栏外的拒马上早已如同穿糖葫芦一般密集的挂着一串仍然张牙舞爪的怪物,原本就腐朽的栅栏尽管经过加固,但是在数万亡灵的冲击下也已经摇摇欲坠不堪再用。

    “命令,放弃第一防线,所有人由卡洛斯骑士队长率领撤到第二防线驻防,所有远程火力优先攻击食尸鬼和僵尸。小队长以上正职指挥官负责掩护。”传令兵把黄奕斐的命令传达下去之后,五十多位小队长以上的正职指挥官迅速集结到了黄奕斐身边。黄奕斐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武器之后说道:“所有人把武器换成钝器。”说完率先抓起了轰石之锤,手快的军官立即立即抓住从身边撤退的士兵从他们手上换过来战锤,手慢的只能换到重型战斧。

    顶在最前面的重盾兵让出一个缺口,黄奕斐顺利地召唤出了圣光,金光闪闪地单手挥舞着轰石之锤率先冲了出去,原本悍不畏死的亡灵们立即像看到了火堆的野兽一样四散后撤。

    “约根森,带着你的老伙计们和第一大队的兄弟向西进攻。拉迪摩尔骑士你率领第三大队的兄弟向东进攻,其他人和我阻击中路。”黄奕斐看到圣光对亡灵的震慑力如此巨大,立即适时调整了阻击方案。

    于是基沙恩五人组以及第一大队的指挥官在约根森的率领下向西侧冲杀过去,摩根·拉迪摩尔则率领着第三大队所属的军官向东方清场。有圣光在前开道,亡灵们张皇逃避,军官们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痛下杀手。

    徐家鹏对着一个食尸鬼一记冲锋将它撞晕在原地,眼看着围堵上来的亡灵之后紧接着一记旋风斩攻出,他五码以内转瞬之间寸草不生。在亡灵再次围上来之前,他还有闲暇去看了一下东西两个方向的战况。那些军官的战斗力或许比不上他,但是对付起骷髅来根本毫不费力,一旦遇到比较难缠的食尸鬼就立即后撤躲到圣光庇护的范围内。而那些明显和骷髅僵尸不一样的食尸鬼们立即遭到了所有远程火力的特殊照顾。

    “这些家伙也太弱了吧?”徐家鹏一甩厄运钟摆,用斧面像拍苍蝇一样拍烂了一只僵尸的脑袋之后说道。话音未落,一颗子弹裹挟着强劲的破风之声贴着他的耳侧掠过,直接贯穿了一只扑向他的食尸鬼的脑袋,这只倒霉的食尸鬼就像一只破口袋一样跌落下去,还砸倒了两具骷髅。

    “他喵的老郑你想打我黑枪啊?”徐家鹏一斧子直接把一具僵尸给劈成了两片儿,同时冲着刚才开枪援护他的郑浩然吼道。

    “要打你黑枪也等那只食尸鬼咬了再打啊。徐哥你别狗咬吕洞宾啊!我刚救了你……咳咳……”郑浩然手中的火枪就像机关枪一样吐着火舌,由于火药激发的原因他都快被烟雾给包裹起来了,呼吸都呛人更何况说话了,所以他还嘴的时候被呛的涕泪横流。

    亡灵想包围这滞留的三支小队又惧怕圣光,原本平直推进的兵线变成了三个分别围向三支小队的半圆环。徐家鹏常常脱离本队冲进亡灵阵中大肆斩杀,不少军官也想效仿他打几次反击,怎奈没有徐家鹏的身手,好些个出击的军官都险些被亡灵咬伤,最倒霉的是石堡方面新补充来的小队长,因为冲的太前,没能够及时的撤退,被食尸鬼一口咬在了胳膊上。不过这家伙也是个狠人,直接撒手扔锤反手抽出自己的佩剑把被咬到的胳膊齐根斩落。万幸他附近的摩根·拉迪摩尔反应速度够快迅速接应,这个倒霉蛋才能从亡灵的围堵中冲出来。

    亚瑟卡洛斯带领着士兵们撤到了第二防线构建起防御之后立即发出信号弹,通知黄奕斐等人撤回。黄奕斐见到亡灵们不敢靠近自己,就命令两人护送那个唯一的伤员撤到防线内交给林云婷治理,其他人则留下继续和亡灵对峙。

    “咱们就这么僵着?”徐家鹏拄着厄运钟摆问道。

    “能撑一会是一会吧。能少打一会儿就能少伤亡很多人。只要天亮了就可以空军压制了。”黄奕斐身上圣光灼灼放光,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垃圾明呢?你们谁看到他了?”

    徐家鹏和郑浩然面面相觑,是啊。这里都打得跟热窑一样了天下第一唯恐不乱的朱亚非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好像咱们从镇子里出来就没见到过他。”郑浩然轻轻吹着枪管说道,“咱们的会长不会是跑出去花天酒地了吧?他可是一向都好这一口的,在天朝还有警察管着,到这里还不撒着欢的玩啊。”

    “乌鸦岭周围还有花天酒地的地方么?你的意思是垃圾明跑去调戏母狼人或者女丧尸了?”徐家鹏作深思状说道。

    “很有可能。咱们会长的口味那一向是与众不同。”郑浩然邪恶地附和道,可能是自己都觉得太恶心了,随即又干呕起来。

    “喂喂喂,咱们这打仗呢,严肃点。”黄奕斐也觉得太恶心了,连忙岔开话题。

    “阿嚏。”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喷嚏声。潜行的朱亚非暗骂一声之后屏气凝神地仔细倾听着,当确定没有任何异状之后才小心翼翼继续摸黑前进。

    朱亚非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可以鸟瞰整个乌鸦岭的小山顶上。他刚回到镇子上,就借了阿尔泰娅·埃伯洛克的狮鹫悄悄飞来了这里。在这小山下面的时候还能看到附近的环境,可是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朱亚非那经过特别训练的眼睛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最诡异的是在这接近百米高的山顶上居然一丝风都没有。

    人在目不能视的时候根本无法延直线前进,朱亚非在山顶绕了好一会儿之后从行囊里面拿出一只捆得跟粽子一样的野兔,掂了掂之后向前掷了出去。活兔粽子被摔得生疼在地上不断挣扎着,不得不说朱亚非的这个捆绑术非常有水准,可怜的兔子被四马倒蹿蹄的捆着,朱亚非听声辩位摸过去抓起兔子再次扔出。可怜的兔子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地被扔出去捡起来再扔出去,每次被扔出十余米再摔在地上,虽然朱亚非用了巧劲,兔子每次被摔的都不是很重,但是连续十来次的被摔,这只可怜的兔子也急了。有句古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手,于是朱亚非在这次捡回兔子的时候被咬手了。

    盗贼的潜行状态一旦遭受到攻击就会立即解除,哪怕只是一只兔子咬上一口,但是现在朱亚非的右手食指中指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一点,他龇牙咧嘴地撬开了死咬着的兔子嘴才得以把被咬住的右手抽出。看着汩汩流血的伤口,朱亚非恨恨地瞪着抓着兔子的左手方向说骂道:“小畜生你敢跟朕作对,原本还打算完事之后放了你,现在看来只能宰了你了。”

    一片漆黑之中朱亚非根本看不到兔子,可是就在他骂完了兔子把兔子丢在地上开始包扎手指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开门声。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