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五十八章 收复,收编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五个家伙闹够了,严格来说是朱亚非把四人揍够了之后众人才开始启程向伊尔加拉之塔进发。说实话朱亚非要是以一己之力对战四人的话,那下场只有一个。但是这五个家伙谁也没有施展自己的战斗技巧而是选择了向流氓斗殴一样的撕打,那黄奕斐等四人就不是朱亚非的对手了,只是杨华庚的体质被打磨的异常强大,黄奕斐和徐家鹏也是接受过正规军队的洗礼,所以朱亚非虽然能让他们鼻青脸肿地疼痛万分但是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惨的就是张涛了,在人形态下张涛的体质是比较孱弱的,所以他被朱亚非打的都快不成人形了。不过这些都是皮外伤,虽然肿虽然淤青,却连皮都没有伤。所以在杨华庚的治疗之泉图腾周围躺着歇了一会儿就都没事了。

      五人相互调侃挤兑,很快就到了伊尔加拉之塔的外面。失去了主人的法师塔像是裸体的美女在流氓面前一样任人宰割。张涛皱着眉看着法师塔,朱亚非见张涛表情有异变问道:“干嘛啊?朕刚才把你打傻了?”

      “虽然主人死了法师塔不再会主动防御,但是塔里毕竟有莫甘斯的仆役,他们就算不抵抗也不该这么安静啊。”张涛压根就不搭理他的挤兑。答非所问地说道。

      “你这么你说朕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初朕想暗杀莫甘斯发现他的卧室里诡异的很,朕这么勇敢的人都不敢进去,朕觉得里面应该有什么厉害的东西,你说会不会莫甘斯死了那东西失去控制把里面的仆人全弄死了?哎哎,你干嘛?”朱亚非正说着呢,却见张涛突然开始跑起来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朱亚非问道。黄奕斐耸了耸肩表示不解。快要跑到法师塔门口张涛喊道:“他房间里很可能放着月神镰刀!”众人一听连忙跟上。法师塔的门一推就开,看样子压根就没拴。众人还没进入塔内,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塔里传出来。

      “垃圾明,带路啊!”张涛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的地面和横七竖八的仆人尸体冲朱亚非喊道,还未等他话说完,朱亚非早已率先向二楼冲去,众人紧随其后。莫甘斯的房门大开,房间里汩汩冒着黑雾。

      朱亚非速度最快,冲到房门外往里一看当即就愣住了,房间里面凌乱不堪,地上乱七八糟的放着铠甲的部件和武器,甚至还有一具马鞍,这些东西都残破不堪,却很诡异的一滴血都没有,只是不停地散发着黑雾。墙壁和地板都已经伤痕累累,很显然这里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混战。随后赶到的众人也都惊讶不已。

      “这是……黑骑士的装备?”徐家鹏看着地上的装备臆测道。

      朱亚非稳了稳心神拿出武器护身,等黑雾逐渐淡化消散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踏进房中,这次没有以前那种危险的压迫感。众人见他进入的如此小心也都全神戒备,但是他们进入房间之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黄奕斐好奇地问道:“什么情况?我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啊。”

      “朕也觉得没有异样,”朱亚非收起了武器,“但是这才是最大的异样,原本那种死亡的威胁感没有了。”

      徐家鹏蹲在地上仔细观察那些残破的装备:“这些装备上的伤痕很深,而且很新,很明显是不久前才发生的打斗,可是如此重的伤害下这写装备上居然都没有血渍,很明显这些装备的主人不是人类。根据我的估计很可能是黑骑士。”

      徐家鹏有些尴尬,虽然他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却没人搭理他,所有人都忙着在房间里搜索。徐家鹏恼怒道:“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

      “行了行了,都听到了。黑骑士。那你再分析分析黑骑士为什么会在这房间里打架吧。”张涛继续翻找着什么敷衍道。

      “……他喵的。”徐家鹏见没人搭理他顿时失去了兴趣。

      一通翻找,却什么也没找到。

      “如果这些东西真是黑骑士的,那就可以肯定这屋子里原先藏得一定是月神镰刀。可现在的问题是月神镰刀去哪了?”张涛分析道。

      “猪啊,罗兰之墓啊。”杨华庚在一边搭茬,“这破任务你又不是没做过。”

      “猪才会这么想。”黄奕斐鄙视杨华庚道,“黑骑士从伊尔加拉之塔内夺走月神镰刀的话还会把它放进罗兰之墓么?”

      “谁也没说过月神镰刀不是黑骑士放进罗兰之墓的啊。”杨华庚狡辩。

      “那就去罗兰之墓看看呗。”徐家鹏在一边插话。

      “你们这些废话的前提是这个房间里放的是月神镰刀,万一要是不是呢?你们去看个屁啊?”朱亚非有些不爽,拿下了这座法师塔却被人截了胡,“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这座塔的魔法属性改了然后找法师进驻。”

      “这里不是好几个法师么?随便找个人不就行了?”杨华庚说道。

      “唉,死狗啊,你说你好好的狗不当非要当猪。你认为是个法师就能坐镇法师塔呢?”张涛挤兑道。

      “牙儿你几个意思?难道法师镇守法师塔还有要求?”杨华庚好奇地问道。

      “废话。法师塔又不是城堡要塞,随便弄点军队都能驻防。能驻防的法师必须能力达到高阶法师级别,而且法师的能力类型要和法师塔的属性契合,现在这座塔的能量属于黑暗法术,这个属性的魔法虽然攻防能力强,但是这种魔力太过邪恶会恶化法师塔周围的环境。我们需要一个能力强于莫甘斯的法师来净化这座塔,你认为我们当中有人能做到么?”张涛反问道。

      “有一座法师塔找镇守法师肯定很容易,朕只担心找来的法师和我们不一条心。所以最好还是用熟人。牙儿,你去找你师父说说,看他们夫妻愿意来么?”朱亚非说道。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他们的主意了?”张涛有些无语。虽然他的师父伉俪没有高阶法师的头衔,但是他们的能力是完全足够的。可问题在于这对夫妻能愿意来么?他们有自己的庄园,也有足够的财富,可是他们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建一座法师塔呢?自己都不愿意建造法师塔的法师又怎么可能愿意替别人镇守法师塔?

      “你就说有没有把握把他们找来吧?”朱亚非问道。

      “不好说啊,我一直纳闷师父为什么不在自己庄园里修造一座法师塔。”张涛沉吟着,“他们也不是没钱也不是买不到资源,说实话我感觉把握不大。”

      “……你去找找看吧,成不成的另说。你们把这里收拾收拾,飞翼,陪朕去找老粥去。朕给你再建一支豺狼人军队。”朱亚非说完叫上黄奕斐下楼。

      “你还真打算收编豺狼人啊?”徐家鹏喊道。但是朱亚非却没有回答他,只是抛下一句“好好打扫卫生”。

      “我感觉老大是为了躲懒才跑掉的。”杨华庚猜测道。

      “这还用感觉啊?他那么鸡贼肯定是啊。别啰嗦了,收拾吧。”徐家鹏无奈地说道。

      张涛转身往外走说道:“你们收拾吧,我得回一趟庄园去。这路程可不近。”

      “……牙儿你也想躲懒么?太无耻了。”杨华庚怒斥道。

      张涛早已跑下楼去了。

      “算了,我们也不打扫了,留着给牙儿的师父自己收拾吧。”徐家鹏见一个又一个的家伙十分无耻的躲懒心中不快。杨华庚立即附和,梅森纳和乌努尔哈?逆潮原本就是听命行事,现在可以躲懒自然乐得听命。折腾了一个晚上他们也累的够呛,于是各自找房间去休息。

      赶了一天的路,朱亚非和黄奕斐在黄昏时分赶到了暗皮豺狼人的驻地。范特西欣喜万分的迎了出来,当它听说莫甘斯已经被杀死之后他兴奋的连声嚎叫。

      “那个,老粥啊,你先别叫唤,朕有话跟你说。”朱亚非看着亢奋的范特西说道。范特西强忍着亢奋安静了下来,但是它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着,不可抑制。

      “伊尔加拉之塔现在没人驻守,你派些人帮朕守一段日子,朕会找人来接收……”朱亚非话音未落,范特西突然紧张地问道:“奴役我们?”朱亚非一怔,立即明白了范特西的担忧,于是笑着解释道:“放心,不是奴役你们,朕找来的人只是驻守在塔里。”

      “我们做事,继续?”范特西问道。

      “那就看你们自己的意愿了,你们要是愿意做,朕还会给你们报酬。不做也没关系,只要不捣乱就行。朕金口玉言,咱们之间的交易永远有效。”朱亚非依然和颜悦色,“朕更希望你和你的族人能接受收编。”

      “我需要思考。”范特西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

      “可以,朕给你时间。不过朕不可能等太久,如果你们长时间不同意朕可能去收编尤勒的部族。到时候你可不能进攻它们。”朱亚非平静地说道。黄奕斐看着笑吟吟地朱亚非心中暗赞朱亚非把这种给个甜枣打一棒子的威逼利诱使用的太漂亮了。

      “尤勒?”范特西的眼神立即变得杀气腾腾。

      朱亚非点了点头。范特西的神色变得有些慌张,来回地踱着步。朱亚非也不去打扰,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看着它。

      “消灭尤勒,收编我们。”良久之后,范特西停下了脚步坚毅地对朱亚非说道。

      “你们先接受收编,朕才能帮你消灭尤勒和它的部族。”朱亚非不容反驳地说道。范特西想了想最终答应接受收编。

      在范特西的协助下,黄奕斐清点了暗皮部族的人数,虽然豺狼人可以全民皆兵,但是黄奕斐不想让老弱妇孺上战场,于是让范特西从里面选出最强悍精干的充当战士,共得战士四百三十名。于是黄奕斐以石堡要塞领主的身份封范特西为少校统领这支豺狼人军队。

      安排妥当之后朱亚非黄奕斐两人在暗皮豺狼人的驻地休息了一个晚上在第二天启程返回石堡要塞。范特西则亲自率领了三十豺狼人直奔伊尔加拉之塔负责防卫工作。

      在朱亚非黄奕斐回到要塞后的第三天,徐家鹏杨华庚和张涛也先后回到了要塞。张涛是乘坐着狮鹫回来的,他带回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他的师父都没在庄园里,所以他留了一封信让仆人等师父回来了交给他们。

      赤脊山湖畔镇

      所罗门公爵眼馋地看着忙碌的码头。八名侏儒正在指挥工人把货物装船。这八个侏儒和他们的货物都是由狮鹫从暴风城分批次运过来的,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并不是这里,而是石堡要塞。根据码头的驻军回报,这批货物是十分强大的武器装备,但是究竟是什么却不得而知。这让所罗门公爵心痒难耐。

      “启禀公爵大人,暮色森林的领主埃伯洛克公爵求见。”他的书记官匆匆跑来禀报道。

      所罗门公爵惊讶地问道:“艾尔罗?他来干什么?在哪呢?”

      “埃伯洛克公爵是直接去您的府邸,现在正在会客厅等您。”书记官回禀道。

      所罗门公爵贪婪地看了码头的货物两眼之后转身启程回家。而此时,暮色森林的领主艾尔罗?埃伯洛克公爵正忧心忡忡地在所罗门公爵的会客厅中等待着。

      “艾尔罗你个混蛋没事跑我这里干什么?你的暮色森林还不够你烦的么?”所罗门公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埃伯洛克公爵听到所罗门的声音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大大咧咧的在客座上坐了下来,等所罗门公爵走了进来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哎呀,就是因为搞不定所以才来找你帮忙啊。”

      “你赶紧给我打住啊,”所罗门公爵在埃伯洛克公爵边上的主位坐下说道,“整个十二军团只剩下了两成兵力,而我自己的实际领地也就剩下湖畔镇这点地方了,我哪有能力帮你?”

      埃伯洛克公爵微笑着说道:“可是你最近多了一个很能打的手下啊。在没动用十二军团的情况下短短几天就收复了石堡要塞和奥瑟尔伐木场。你现在兵强马壮的可得拉兄弟一把啊。”

      “这消息传的可够快的啊。你还是闲的,耳朵太长了。”所罗门公爵笑着说道。

      埃伯洛克公爵佯怒道:“别废话了,你就说帮不帮吧?”

      所罗门公爵“啧”了一声说道:“哎呀不好办哪,虽然他是我的臣属,但是他可是顶着王国的爵位,我可指挥不动他。”

      “编,你接着编。你指挥不动他他会帮你打石堡要塞?”埃伯洛克公爵有些生气了。

      “哎哎,别提这个啊。一提这个我还心疼呢。”所罗门公爵一阵肉疼,当时给黄奕斐画饼充饥拿不在自己手上的领土许愿,结果黄奕斐直接收复了奥瑟尔伐木场和石堡要塞。看着所罗门公爵的难受样,埃伯洛克公爵多少猜到了点其中的内幕:“哈哈哈,你这家伙慷他人之慨,拿沦陷的领地去给人当封地了是吧?”所罗门公爵被人戳中痛处也不好反驳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