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三十一章 王宫裸奔
    “退回去,否则,死。”

    徐家鹏的驴脾气也上来了,在现实世界中二世祖红三代富二代但是又不是纨绔的宅男也是有脾气的,现在被人用刀顶着后背,而自己却连对方是谁都看不到,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忍了婶婶也不能忍,婶婶就算都忍了徐大爷也不能忍,当下凝聚全身力气于脚上,猛地就施放出自己的技能雷霆一击。

    徐家鹏的雷霆一击施放完之后立即向前蹿出,同时就把身后的得自奥达曼的厄运钟摆抄在手中一个转身横斩。可惜啊,落空了。不仅仅是这个攻击落空了,估计就连刚才的雷霆一击也落空了。因为刚才在徐家鹏背后的那个人现在站在他至少二十余步的地方,很明显的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吃惊不小的徐家鹏立即调整姿态,对着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冲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徐家鹏冲到一半的时候那个家伙突然就消失了。他消失了不要紧,但是徐大少就尴尬了。因为刚才那个家伙站的位置是紧贴着墙的,而徐家鹏对着他冲锋的力道太猛,而且已经过了一多半的距离,在和墙做亲密接触的距离里想要收住力道安全刹车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漫天的尘土伴随着一声闷响飘散起来,然后就看到徐家鹏划出一道斜上四十五度的优美弧线向着刚才冲锋的反方向飞去……最后是一声惨哼和肉撞在什么东西上的脆响,那动静,就像一个大力士抡圆了胳膊对着谁来了一个大嘴巴的声音一样。

    尘土散去,徐家鹏一手斧子一手盾牌鼻涕眼泪横流的半跪在地上,一脸的懵逼相,在他面前三步左右的距离上,蹲着一个人双手死命的捂着脸的家伙,看样子十分痛苦,原本拿在手中的长剑匕首正凌乱的跌落在他的脚边。

    怎么样,看到这里你们蒙了没?不止你们蒙,就连两个当事人也都蒙了。现在作为这个故事的唯一旁白加解说就来重现一下事情的经过。

    当徐家鹏以每秒四十码(极限距离四十码)的速度冲向刚才用刀从背后制住他的家伙(哎呀好烦,以下我们称这个家伙为神秘人)的时候,神秘人突然施放了消失技能强行脱离了徐家鹏的锁定攻击,并迅速移动到了安全的位置。但是当他看到在半空中画抛物线的徐家鹏的时候,一个恶趣味的决定产生了,他决定要在徐家鹏落地的一刹那踢他的软肋,当然这个攻击在朱亚非的眼中的话有一个专有名词——肾击。于是他悄悄地向着徐家鹏即将降落的地点摸去。眼看着倒飞而来的目标进入了攻击范围,神秘人阴阴一笑,倒握武器,用长剑和匕首的柄去攻击目标的腰眼,把原本是致命的杀招用成了制敌之术。

    与此同时身在半空中的徐家鹏为了避免甩出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硬生生在空中强扭腰身,来了个鹞子翻身,于是他就变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然后悲剧就产生了。

    徐家鹏的盾狠狠地呼在了神秘人的脸上,神秘人的武器柄因此失了准头,狠狠地和徐家鹏的左腿的内外两侧做了最亲密的接触。徐家鹏疼的连惨叫都没叫出来,而神秘人则是因为面门被撞击,惨叫声被盾牌的撞击声覆盖,好似没有叫一样,但是鼻子被撞带来的疼痛让他不自觉的撒手扔了兵器收回两手去捂住那张不知道是不是英俊的脸庞。以上就是整个事情的全部经过。

    和徐家鹏分开的杨华庚则是找了个僻静的所在脱掉了那身快要把他勒成捆蹄的盔甲之后从工匠区绕道花园区,那里有三套一模一样的宅院——当年国王因为他们绘画艾泽拉斯地图赏赐给他们的。也是他们约定好的会合地点。按照他的想法,他自己逃脱出来应该是第一个到的,可是当他回到家之后,却十分惊奇的发现朱亚非和黄奕斐两个人正在他的会客厅里胡吃海喝。

    “……老大你们……这里好像是我的家吧?我走错了?”杨华庚看着忙碌的仆役和猛吃的俩人问道。他心里有点发虚,毕竟这所住宅,他也就在绘图的时候住过(真的只是住过,绘画的时候大部分是在徐家鹏的住所,就算是睡觉也很少回来,大部分时间是在那边将就了),而且离开了两年多了,他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朱亚非将一块羊羔肉丢进嘴里,痛快的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废话,你进门的时候你的下人没有跟你打招呼么?”杨华庚想了想,好像刚进院子的时候是有人对他行礼叫主人的,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黄奕斐嘬了一口葡萄酒说道:“现在暴风城全城戒严,身为皇家禁卫军肯定不好待在家里,所以只能跑你这来了。”

    “我就是想知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杨华庚看着朱亚非撕开一只烤鸡,撇开鸡腿和鸡翅去啃鸡胸脯,心中一阵心疼,嘀咕了一声“浪费”。但是朱亚非却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你懂个屁,胸部永远比腿好。”看来不管什么事情,朱亚非都能把它弄得很猥琐。

    想到自己在别人家胡吃海喝,而主人却是一脑子的疑问,黄奕斐有点过意不去,就把他们的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遍。他和朱亚非分开之后直接战时指挥所,在这个非常时期,国王又不在城中,身为王国之中爵位最高,国王最亲密的宠臣,第一军团的统帅,他必须担负起总指挥的角色,所以去那肯定能找到他。

    尽管平时黄奕斐和徐家鹏在王城之内(不包括王宫)可以到处乱逛,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尽管守卫此处的同是皇家卫队的士兵,也认识黄奕斐,但是还是很尽职的拦下了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面见大公爵阁下。”黄奕斐原本想套套交情,但是仔细一想这个时候还是这么说更有可能见到大公爵。

    守卫的士兵仍然没有放行,而是进去一个通报。没多久进去通报的士兵带着一个穿着第一军团战袍的军官走了出来。“马尔斯副官。”黄奕斐看到来人之后立即郑重地行了个军礼。来人是暴风王国第一军团副官,伯瓦尔?弗塔根的臂膀,吉米?马尔斯。

    马尔斯抱歉地冲黄奕斐一笑说道:“大公爵正在和普瑞斯托伯爵他们商讨平叛相关事宜,所以没有时间见你,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我会替你转达的。”一听到普瑞斯托这个名字,黄奕斐心中“咯噔”一下,尤其是听到平叛两个字的时候心就彻底的凉了。连忙抓住马尔斯问道:“马尔斯副官,大公爵是要以叛变论处石匠工会么?”

    “这不是大公爵的意思,是普瑞斯托伯爵的意思,现在大公爵正在考虑和石匠工会谈判,但是普瑞斯托伯爵十分强硬的反对这一提议。”马尔斯小声地说道,“而且大公爵独木难支,在场的不少贵族都倾向于普瑞斯托伯爵那一边。黄,现在这个时候你进去了不会对大公爵有任何帮助,还会使他难堪。”

    黄奕斐探头向里面望了望,却什么也看不到。马尔斯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不争的事实。国家高层的人在商讨的事情,他一个士兵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和伯瓦尔?弗塔根公爵有着不俗的交情这件事在那些贵族眼中却是一个针对大公爵的绝佳借口。他能说什么?说普瑞斯托伯爵是条黑龙?说了也得有人信啊。万般无奈之下,黄奕斐只得让马尔斯私下转告大公爵,一定要加派人手保护王后的安全。吉米?马尔斯看着黄奕斐十分郑重的表情,虽然琢磨不透他的意思,但是也十分认真的表示一定会把话带到。

    “然后呢?你就这么回来了?”杨华庚接过仆从递上来的餐盘,直接坐在一边吃了起来。

    黄奕斐咽下一口肉正要说话,却被朱亚非打断了:“他不回来难道还冲进去?先不说他的事情,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杨华庚把自己和徐家鹏还有张涛在花园里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好奇地问道:“老大,你让我们三个在花园里闹腾,又没有个明确的任务,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一,你们让王宫里的警戒提升了一个级别。这就需要向王宫里增兵,这样往外派去对付石匠工会的兵力就少一点;第二,王宫里增兵了,王后就不会瞎出溜跑出王宫,那就不会被砸死;第三,朕可以趁着这个当口去皇家图书馆拿到连接瓦里安的传送卷轴,把他弄回来和老范一碰头,齐活儿。”吃饱喝足了的朱亚非咬着根牙签面有得色的说道。

    黄奕斐思忖了会儿问道:“传送国王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考虑考虑,你不如把范克里夫直接传送到国王那边去。话说石匠工会那边你摆平了没?”

    朱亚非心中暗痛,石匠工会自然是摆平了,他对石匠工会三巨头私下允诺,只要他们按照他说的去做,即使和王国要不来薪水,他就动用他自己的财务来填这个窟窿。那个巨大的数字实在是让他肉疼。如果他动用了拉文霍德庄园这么多钱的话,那九成九会被拉文霍德公爵好好地修理一顿,那痛苦绝对会生不如死。想到这里,他嘬了嘬牙花子说道:“一旦传送走了老范,那石匠工会下面的人必定无人掣肘,一旦闹起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传送个国王,顶多是你丢了饭碗而已。你说传哪个更好?”

    黄奕斐笑骂了一句。朱亚非看了看时间,便起身对黄杨二人说道:“好了,时候差不多了。朕要去皇家图书馆去拿传送卷轴了。死狗你守在这里等小徐和牙儿,飞翼你还是抓紧回去监控王城,千万不能让王后出事。”

    满脸通红的神秘人眼角带泪的抓起武器站了起来。看到他站了起来,原本扔下武器玩命搓揉大腿的徐家鹏也连忙忍着那股酸痛抓起武器准备应战。神秘人看着警戒的徐家鹏,用带着十分严重的鼻音语气说道:“你很厉害。虽然我们已经过了两招,但是你信不信,我要是想取你性命,最多也就三招。你如果能对这里的事情守口如瓶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徐家鹏斧盾碰击了几下,咬着牙花忍受着左腿上的酸痛说道:“军情七处的人真是厉害啊。刚才那一击,如果你用刀刃的话我现在至少是重伤。你真要杀我甚至只要一招。但是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们的头目肖尔老奶奶。所以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

    “你到底是谁?凭什么说我是七处的?”神秘人神色再次紧张了起来。军情七处的一切都是机密,面前这个人身份不明,真要为安全考虑的话就只有杀了他一途了。但是这个人说的也是不争的事实,真要杀他自己必然会身受重伤甚至同样丧命。

    徐家鹏再次敲了敲盾,正色说道:“王国皇家卫队上等兵,徐家鹏!要么,你带我去见老太太,要么,我就打趴了你再说。”

    “徐……你是徐家鹏?那难怪知道军情七处了。前一阵子好像拉文霍德庄园通过我们给你和另一个叫黄什么的家伙传递了一封信。机密等级三。”说着,神秘人双手一晃,手上的武器消失不见,“鄙人马迪亚斯?肖尔。你为什么要见首领?要知道一般的事情我们不会去管的。”

    “靠!你是马迪亚斯?肖尔?快快快,赶紧带我去见你奶奶。十万火急。”徐家鹏一听到这个神秘人的名字,连忙背起盾收起厄运钟摆,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向他走了过去。马迪亚斯看着他的架势竟然是毫无防备,便将戒备放松了些。徐家鹏走到他近前,低声的和他说了些什么。马迪亚斯听完大惊失色,略加思忖之后取出一个头罩对徐家鹏说道:“你说的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的确有面见首领的资格,但是按照规矩,你要戴上这个。”徐家鹏二话不说从他手中接过头罩自行戴上之后连连催促马迪亚斯带路。

    “呀……变态啊”

    “前面那个变态站住!再跑我们就要放箭了!”

    鸡飞狗跳之中,一个**男猥琐的狂奔而过,所过之处,侍女纷纷躲避。在这个裸奔的家伙后面,是约莫两个中队的皇家卫队士兵拼命追赶。

    不用猜,这个裸奔的猥琐男就是张涛。在暴风城结界驱散了变形术和潜行术之后,他被守卫的皇家卫队围了个透死,十几把利剑抵在了他的周遭,最近的剑尖已经抵在了张涛的皮肤上。就在卫兵准备上去帮他捆住的时候,张涛突然发难,根须缠绕技能发动,可惜他既然被暴风结界标记了,根须缠绕技能也就刚刚召唤出藤蔓来就被驱散了。虽然技能被驱散了,但是召唤出的藤蔓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卫兵们被突然出现的藤蔓吓了一下,围成的包围圈露出了一个小缺口。张涛这么鸡贼的人很适时的抓住了这个漏洞,在施放闪现失败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冲了出去。

    卫兵们在张涛冲出包围之后立即反应过来,紧追而去。一路上鸡飞狗跳,张涛不知道王宫的地形,左冲右突,这就引来更多的卫兵围追堵截。但是因为他是**,所到之处,宫廷里的女眷和侍女们立即惊叫奔走,使得卫兵们的追捕困难大增,这也是为什么以张涛以一个法师的羸弱身躯却能撑住皇家卫队的精英们近半个钟头的追捕而不落网。

    在狂奔中张涛尝试着施放回春术恢复体力,但是不知怎的却无法成功。近半小时的裸奔让他几乎力竭,也使得他大概摸清了王宫的地形(尽管在徐家鹏和黄奕斐杨华庚合力绘制的地图上明确标注了所有建筑的所在,但是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这种被放大了很多倍的王宫之内,内部的详细构造他们还是不得而知的)。越是戒备森严的地方,越是王宫的紧要所在,张涛越是发着喊,冲着那些既围观又躲闪的侍女群就冲过去。边冲还边喊:“色狼来了色狼来了!”

    侍女们惊叫着四散奔逃,使得卫兵们投鼠忌器,阵型大乱,张涛猥琐的在此间左冲右突终于寻到破绽,再次突围而去。卫兵们大叫:“****,那个变态往后宫去了!赶紧拦住他,不要让他惊吓了王室的女眷!”

    “瞧一瞧看一看啦啊!王宫里有人裸奔了啊!”张涛算是撒开了,他现在就算是能穿衣服也不穿了,现在裸着比穿着衣服更方便。追捕的皇家卫兵们算是彻底见识了什么叫不要脸,你说你裸奔奔到王宫也就算是惊天动地了,那你安静的跑你的呗,那你还吼个屁啊。守卫后宫的卫兵们更是差点被这货的叫嚷气的吐血。

    朱亚非纳闷地看着四周,心中不免有些怀疑,这里真的是王宫么?怎么进来的这么容易?就算自己再牛逼,要摸进来也应该废点手脚才是啊。怎么防守这么薄弱。他哪里知道整个王宫里的守卫除了紧要之处的卫兵之外都去围捕那个变态的裸奔狂去了。

    纳闷归纳闷,朱亚非手脚不停,找了个僻静的所在,从魔法口袋里取出徐家鹏的铠甲套上。“大爷的,这小鞋不好穿,小衣服也不好穿啊。看来下次要备一套合身的铠甲才行。”朱亚非心中骂骂咧咧地向皇家图书馆走去。大乱的王宫和那身铠甲让他一路无惊无险。看着门口的一个小队的守卫,朱亚非原本打算潜行进去,但是发现每次进入潜行状态就会被强制解除状态,尤其是最压箱底的暗影步也无法施展。左右看了一圈之后只能从窗户进去。这些拉文霍德庄园的基础训练队他来说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图书管里,书架鳞次栉比。虽然朱亚非不知道这里图书的摆放规则,但是根据他做贼的惯性,直接奔最里面最不起眼的角落就去了。根据他多次去盗窃的经验,一般重要的东西肯定会放在不被注意的地方。就在他准备去翻查那个书架的时候,突然新生警觉,几个蹿跃躲到边上三四人高的书架顶上。刚俯下身,门外守卫的士兵们哗啦一声整齐划一的行了个礼。然后就见到两女四男六人排成两列簇拥着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妇人。

    “大爷的,真要命啊。这么有味道的妞儿,该不会是黑娘们儿吧?”朱亚非看着来人心中就是“咯噔”一下子,真怕自己猜对了。整个暴风城里,能杀死他的有几个,但是他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理由很简单,能仅凭自身能力勘破他这身传自杀手洛汗和拉文霍德公爵庄园的藏身术的怕是不过一手之数。但是唯一让他害怕的,只有一个。

    来的这位气派十足,一袭华贵的长袍看似宽松但是又把身体的曲线凸显的淋漓尽致,露出大半截白花花的胸脯和两条手臂,一张脸明明是冷着的但是却让人看着感觉出十足十的妖艳妩媚。“真是极品啊,这要是能一亲芳泽那才不枉做一回男人。这气质绝对不是人能有的啊。看来真是她了。朕怎么这么倒霉啊,居然在这里遇到她。”朱亚非心中暗骂自己运气不好,一手搭在书架上,一手按在腰间的匕首上,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全神戒备。

    朱亚非猜的一点不错,来人正是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一行七人走到最里面最拐角朱亚非刚才站的那个书架面前,女伯爵轻轻点了一下头,两女四男六个随从立即分散开来,把守住各个通往这个书架的路口。六个随从离开之后女伯爵轻吟咒语,只见书架中间约莫一人高位置的书卷开始碎裂四散,不多时就露出了一整排的暗格。每一个暗格的门上都有不同的魔法文字。

    “原来在这儿。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朱亚非看着书架下的事情心中暗喜。他死死盯着女伯爵,要把她的任何一个动作哪怕是一丁点细节都记在心中。女伯爵却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人监视,打开了三个暗格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然后从中取了一个小袋子关闭了暗格之后再次念动咒语,那些原本碎裂四散的纸片又飞了回来重新组合,再次形成整排的书卷。

    “你是谁?”

    张涛在完成了后宫裸奔两周半这个壮举之后成功的寻了个空隙从外墙的窗户里钻进了一间房子。过度的透支体力和裸奔所带来的刺激让他几乎虚脱。但是周围强敌环侍让他不敢大口喘息,就在他倚着墙滑坐在地上的时候,黑暗的房间中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

    “……你猜。”张涛被吓了个半死,但是眨眼之间发觉了其中的关键,便冷静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回了一句。然后摸出了魔法口袋,从中翻出了衣服准备穿上,可是内裤还没穿呢,房屋中间亮了起来,三支蜡烛被点着拿着往这边移动。

    “皇家卫兵?你的上司是谁?”拿着烛台的人轻声的问道,语气相当的淡定。在蜡烛的照耀下张涛看清了来人,一个小孩子,估么着五六岁的样子,平静的脸上丝毫不起波澜,只有那忽闪忽闪的眼睛里隐隐露出意思好奇。张涛看了看放在地上的原本属于徐家鹏的铠甲,然后冲小孩坏坏的一笑说道:“王子殿下,你就不怕我是刺客么?”他自然猜到了这个小孩的身份,暴风王国国王唯一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

    安度因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刺客脱光了衣服去行刺的。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张涛边穿衣服边回答道:“这么豪华的房间,而且是在后宫之内,除了王子还有哪个小孩能有这个待遇?我说王子殿下,帮个忙呗?把我送出去?”

    话音未落,就听到房门外一阵骚乱。看来卫兵意识到抓捕的目标可能溜到房间里藏起来了。那么首先要排查和守护的只有王后和王子的寝室。张涛临危不乱,对着安度因说道:“你帮我混过去。”说完夺过烛台吹灭了放回桌上把小孩抱起来扔回床上,然后直接钻进了床底下。

    打发走来询问的卫兵,安度因看着从床下钻出来的张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刚才如果我下令的话你在床下肯定跑不了。”张涛心中暗笑,心想我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你什么性格我是门清的很。但是却故作神秘地说道:“贫道掐指一算,你是我的贵人,绝对不会出卖我的。”

    就在张涛准备继续胡说八道的时候,安度因却打断他说道:“你这身铠甲不是仿制的,穿这个尺寸铠甲的皇家卫兵只有一个,而你明显不是他。说吧,你和他什么关系?”张涛一怔,万没料到眼前这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居然知道的这么多,分析能力这么强。

    徐家鹏被拿下眼罩之后发现自己身处黑暗之中,在他什么站立着带着他进来的马迪亚斯?肖尔。就在他纳闷的时候,黑暗中一个老妪问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是帕索妮亚?肖尔老太太?”徐家鹏用力的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可惜只看到一片黑暗。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我是谁不重要,你要是想让七处派人的话就最好赶紧说出我想知道的。”

    虽然徐家鹏心里不爽这人的说话方式,但是他也知道轻重缓急,所以就把刚才和马迪亚斯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听完了他的叙述,黑暗中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传出四个字“送他出去”。徐家鹏刚想说话,马迪亚斯连忙在他的肩膀上拍了示意他不要多此一举。

    徐家鹏带着万般的不愿意再次戴上眼罩。任由马迪亚斯带着他一通乱走。等出来之后,徐家鹏刚要说话,马迪亚斯抢先说道:“军情七处的行动不会让任何外人知晓,所以首领不会在你一个外人面前处理这个事情,所以,你的消息传到了就行了。”

    “可是,我们也是有计划的,我们希望我们和你们能相互配合。”徐家鹏不满的说道。

    “军情七处有自己的出事方法,抱歉了朋友。”马迪亚斯歉然一笑,“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行动,不要扰乱我们的部署。”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