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二十四章 击杀石腭怪首领
    “切,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老大爷你也就是一次性的战斗力而已。”杨华庚用手指戳了戳朱亚非,看着后者浑身抽搐深色痛苦后得意地说道。

    “大爷的!牙儿治疗朕,朕要埋了这条死狗!”朱亚非冲张涛说道,“朕给你加三百金币。”

    “好嘞”原本打算跟着调侃朱亚非的张涛听到三百金币的赏金之后立即放弃了原先的想法,立即过来准备施法。

    “哎哎哎,老大。咱不这么玩行么?我给你治疗。也不要你金币,你饶了我好不好?”杨华庚连忙拽住要施法的张涛对朱亚非哀求道。还没等朱亚非回答,张涛一把推开了杨华庚笑骂道:“你妹的滚蛋!求饶你就好好求饶,破坏我的生意不行。”说完立即念动咒语,对着朱亚非施展治愈法术回春术。回春术对于外伤有着绝佳的疗效,还附带恢复少许体力的效果,在一团绿色光芒环绕下,朱亚非在战斗中被武器擦伤和爆炸冲击造成的小伤登时就被治愈,更重要的是恢复了少许的体力,这让他得以从脱力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尽管依然虚弱,但是至少能行动自如,更不会被一碰就浑身抽搐酸痛。

    “老大,你,你这是要干嘛?有话好……啊……”杨华庚看着一脸狞笑的朱亚非步步逼近,连逃跑都不敢,只是一步一步的后退。朱亚非这时候才不管他的师傅还在场,一把按倒了杨华庚就是一通暴揍,打得他惨嚎连连。

    其实以杨华庚的抗打击力来说,就算是状态最好的朱亚非只要不是存着杀他的心思,想要对他造成伤害几乎不可能,但是七八年的游戏下来被朱亚非惨无人道的压迫,再加上刚才朱亚非爆发式的英勇一战十六连杀,使得他丝毫不敢反抗。

    “哎呀……啊……老大,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杨华庚假模假式哀嚎着求饶,这个状态的朱亚非打出来的攻击对他那个变态的体质完全造不成伤害,甚至连疼痛都很难造成。

    众人无奈又觉得好笑的看着两人胡闹。打过瘾了的朱亚非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啊诸位,让你们久等了。那个,准备继续前进吧,还有个带队的家伙要解决呢。”

    徐家鹏左顾右盼的寻找了半天,然后问朱亚非道:“我说,你刚才杀的十六个石腭怪中没有鲁维罗什啊,怎么这么激烈的战斗没有吸引它的注意呢?”

    朱亚非收拾完地上的那些武器,又去翻腾那些石腭怪的尸体,彻底打扫完战场之后指了指通往奥达曼前门入口的方向:“在外面,那个体格比一般石腭怪大一号的家伙带着两个跟班绕到前面去了,如果没记错的话,那边应该还有十几只石腭怪。”

    话音未落,只听到空旷的巨门走廊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石腭怪的叫声。

    黄奕斐把头盔戴上,抄起盾牌和长剑,冲众人招呼道:“来了,这下看我们表演了。”

    “火枪手!准备!”布莱恩一声令下,六名火枪手立即呈三列站立,举枪备战。

    杨华庚和伯尔纳两人在他们防线之外四十余米的地方各放了一根地缚图腾后退回火枪手之后。徐家鹏推开正准备把战利品装进魔法口袋的朱亚非,把那些武器全部划拉过来。一手一根标枪随时准备攻击。

    巨门里的影背墙后走出的石腭怪并没有像刚才那十六只一样立即展开攻击,而是整齐的列着方阵,三排五列共十五只,在这十五只后,是一只比其他的石腭怪高出近三分之一的大个石腭怪带着两个跟班。

    “哟,看来这个鲁维罗什统率值还挺高啊,这队伍列的,差点赶上咱们的国庆阅兵了。”黄奕斐看着没有冲过来的石腭怪,不但不开心反而有些担忧的说道。

    鲁维罗什叽里咕噜的发出了几句怪声,只见队列中两只石腭怪走出队列,一人一发寒冰箭,两根地缚图腾立即被打的粉碎。

    打掉了图腾的石腭怪站回原位,第一列石腭怪开始前进,中间的一只前突,它旁边的两只略微落后两三米,最外围的两只又落后两三米,五只呈箭头状一点一点的加速,由走到小跑然后到冲锋,但是队形丝毫不变。它们跑起来之后,第二列也按照同样的方法开始突进。等到第二列也加速到最高速的时候,第三列也开始移动。每一组的石腭怪配置完全相同,中间三个长矛手呈三角战斗队形,两边各一个法系石腭怪。

    “有点意思,布莱恩,请把你火枪手的指挥权交给朕,没问题吧?”朱亚非看着越来越近的石腭怪对布莱恩说道,在得到他的首肯之后,他下达了命令,“飞翼,怪物到四十米外的时候记得叫一声,所有火枪手,听到他的声音立即开火,打它们的腿!牙儿死狗待机候命!”所有人立即进入了战备姿态。

    “四十米了!”黄奕斐的一声大叫,六名火枪手两两开枪。其实这种矮人火枪,除了射程比一般的弓箭稍远之外,再没有别的优势,装填慢,精准也未必比弓弩高,所谓的准确射击完全是看使用者的掌控。这石腭怪的速度比黑曜石哨兵快上很多,而且朱亚非要求他们打的是腿,移动靶目标又小,难度相当的大。六名火枪手连续三轮射击,才把第一列的五名石腭怪全部打倒。

    “小徐!”朱亚非一声喊,徐家鹏立即心领神会,迅速扔出两只长矛之后抄起脚下的那堆武器,也不管什么锤子斧子了,看准了倒地的石腭怪就扔了出去。腿部中弹的石腭怪躲避不及,尽管徐家鹏的命中率不是很高,但是十二把锤子斧子扔出去,也砸死了仨重伤了一个,还有个幸免于难。

    又是三轮急速射,第二列的石腭怪除了最左边的那个外也都被打中腿部行动受阻。

    “飞翼小徐冲锋!牙儿打掉那只没受伤的,其他人上前补刀!”朱亚非一声令下,徐家鹏立即换上了盾牌长剑,和同样装备的黄奕斐冲着对面已经开始减速并准备攻击的标枪手和开始了冲锋。张涛一个根须缠绕缚住了那只没受伤的石腭怪,紧跟着吟唱法术,施展奥术飞弹,连续三秒的法术攻击,直接把石腭怪打的面目全非命丧当场。

    “锤喙大师,布莱恩,攻击那两个最边上的。死狗,准备治疗。其他人注意躲避标枪和法术攻击!”朱亚非又下达指令。

    算是十分幸运的结果。三个长矛石腭怪的第一轮攻击被众人躲开之后便被徐家鹏和黄奕斐吸引了火力,而那两个法系的石腭怪还在吟唱的时候就被布莱恩和伯尔纳的风暴之锤给打的脑浆崩裂命丧当场。

    近四十码的距离,对底盘低但是速度快的徐家鹏和长麻杆的黄奕斐两个人来说的确不是事儿。那三个长矛石腭怪扔了两轮攻击之后徐黄两人冲到了近前,三个石腭怪立即改投标枪为枪扎,三支长矛刺得也算齐整,可惜他们的对手的动作更齐整。两人一左一右一个闪身,两柄长剑分别刺中了两只边上的石腭怪的后颈,而后一个转身,两人左手的盾牌一前一后同时击中了中间那只石腭怪的正反两面。被两面盾牌乎了个半死的石腭怪呜咽着倒地被两人的两柄剑钉死在地上。

    “终于到BOSS了。”黄奕斐放下盾牌甩了甩手,看着同时放下盾牌甩手的徐家鹏,一脸庄重的抡起了自己的右手,而徐家鹏也好像知道他的图谋一般,不闪不避的也抡起了右手极速甩出。

    “石头剪子布!”

    “哦也!我赢了,你去抗怪!”黄奕斐兴高采烈的晃悠着自己的剪刀手,而徐家鹏则是沮丧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哀怨的说道:“妈蛋!为什么不出拳头?”

    黄奕斐把盾牌交给徐家鹏之后从尸体上拔起了两把长剑,一脸的得瑟:“愿赌服输,赶紧准备!”

    “好~~”徐家鹏整理了下护甲,抄起两面盾牌,无奈地说道。正要准备行动,却被朱亚非叫住了。

    “你们俩搞毛?”朱亚非像是看***一样的盯着他们:“看你们这架势是要准备两人解决那三只货啊?”

    “有什么不妥么?”徐家鹏不满地说道,“你能一人十六连杀,我们两个杀三个也是完全可以的。而且还不会跟你个废物一样失去战斗力。”

    “小心!”朱亚非本来打算臭骂他一顿的,但是看着他们那一脸不服的表情,知道再怎么说也没用只得做罢。然而在这个当口,石腭怪的头目鲁维罗什看到他们三个非但没有展开进攻,反而在说些什么,尽管它听不懂,但是看着站的这么近的三个人,而且还对他完全没有提防,要是不偷袭一把那真的是天理难容了。当下一发闪电链就冲着站在正中间的徐家鹏打了过来。由于朱亚非是面对着他的,所以最先看见了闪电链发出的白光,连忙将徐家鹏往另一边推,可是好死不死,他叫了声小心,黄奕斐也注意到了攻击过来的魔法,他下意识的也推了一把徐家鹏。

    然后,坑人的一幕出现了,被朱亚非往右推和被黄奕斐往左推的徐家鹏晃了一下站在了原地,而且朱亚非和黄奕斐两个人的手还按在他的身上,那发闪电链打中了徐家鹏之后立即起了连锁反应。三个人惨叫着抽搐,然后倒地。

    徐家鹏抽搐着用看仇人的眼光分别看了朱亚非和黄奕斐一眼,口齿不清地说道:“窝考,累闷解苏呀盖私窝(我靠,你们这是要害死我)?”

    黄奕斐用颤抖如同中风一样的手指着朱亚非,满怀怨愤地说道:“四……塔……塔……(是……他……他……)”

    而此时的朱亚非,却因为体力没有恢复,抵抗力相当低,就算不是主要被攻击目标,但是却直接口吐白沫昏迷了过去。

    “老大!”杨华庚立即一个治疗之泉图腾扔了出去,与此同时,伯尔纳在治疗之泉图腾边上放了一个治疗结界图腾。

    石腭怪头目鲁维罗什虽然未必有人类聪明,但是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还是懂得。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又一发闪电链射了出来。这个时候徐家鹏和黄奕斐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而朱亚非更是失去了意识,这一发闪电链要是再次命中,徐家鹏和黄奕斐还好说,但是那个彻底失去意识的朱亚非八成就悬了。

    杨华庚立即停下吟唱了一半的治疗法术,立即扔出了一个根基图腾,虽然也算是反应迅速,但是还是比他的师傅伯尔纳慢了一拍,他的根基图腾还没施放出来的时候伯尔纳的根基图腾已经落在三人前面了。攻击过来的闪电链还没接近到倒地的三人便被根基图腾吸收了。

    张涛施放了三个回春术之后,徐家鹏和黄奕斐两个人已经可以站了起来,但是朱亚非由于已经昏迷,所以还躺在那里,但是伤势已经有所缓和。为了防止这家伙再次成为攻击目标,张涛施放根须缠绕召唤出藤蔓把朱亚非给拽到了后方。

    鲁维罗什见到闪电链莫名其妙的消失之后又打了一发闪电箭,但是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让它万分惊讶。趁它惊讶发呆的功夫,杨华庚和伯尔纳一人一个强效治疗波,再加上两个治疗图腾的加成,让徐家鹏和黄奕斐的伤势好了**成。

    黄奕斐回头看了一眼杨华庚说道:“不错啊死狗,看小徐和我的恢复程度,你治疗术的效果居然能和你师傅的差不多。”

    “差不多?他差太多了。”伯尔纳一脸得意地反驳,但是谁都能看出来他的言不由衷。毕竟有个好徒弟也是相当露脸的事情。

    “好了,既然恢复了,就看我们的表演吧。”徐家鹏再次装备上两面盾牌,准备开始攻击。

    黄奕斐挥动了一下两把剑,见行动力完全恢复了之后,和徐家鹏交换了个眼神,两人突然开始了冲锋。

    十五只手下在眼前被杀,自己的三次攻击只有一次得手,虽然放倒了仨敌人,但是又有俩站了起来,还对着自己冲锋,这让鲁维罗什十分的恼火。眼看着这两个家伙越来越近,鲁维罗什暴怒地对着冲在前面的徐家鹏又是一发闪电链。

    要是朱亚非还清醒着,看到这个情况肯定多嘴喊上一嗓子“躲开”,可是徐家鹏非但没有躲开,反而调整位置迎向打过来的闪电链。

    “哎呀不好,小徐不会是刚才被那发闪电链打傻了吧?”张涛连忙开始准备施展治疗术。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目瞪口呆。徐家鹏突然停住脚步,压低重心后两块盾牌护住全身一声大喝:“给我回去!”就见那发闪电链打在了盾牌上之后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调了个头径直向鲁维罗什打了回去。盾反技能施放成功!

    黄奕斐超过徐家鹏,紧跟着倒飞回去的闪电链加速冲锋。徐家鹏稳了稳麻木颤抖的双手,紧跟着黄奕斐继续前进。

    身为施法者的鲁维罗什虽然十分惊诧于对手竟然能将魔法攻击反射回来,但是对于自己魔法攻击力的了解让它立即闪身躲避,可是它的速度实在是不够快,尽管它躲开了回射的闪电链,但是却躲不开击中它两个手下之后的溅射。三只石腭怪发出阵阵惨嚎。

    “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乘胜追击!”黄奕斐在三只石腭怪中招之后紧随杀到,趁着三只石腭怪被闪电链打的全身麻痹的时候手起剑落,怒取两血。毕竟鲁维罗什的体形巨大壮硕,饶是被闪电链打到,但是强大的他在黄奕斐攻到近前的时候它已经能动弹了。

    黄奕斐审时度势痛打落水狗当机立断斩杀了那两个还不能行动的石腭怪之后,挥舞双剑砍向鲁维罗什,鲁维罗什横不畏死的生出双手抓向砍过来的双剑,黄奕斐力道用老变换不及,双剑被抓了个牢。仿佛不知道疼痛的鲁维罗什握着双剑的剑刃用力一抡,将黄奕斐连同那两柄剑向着身侧的巨门的门框就扔了过去。

    紧跟着攻击过来的徐家鹏使得鲁维罗什完全没有时间顾及鲜血淋漓的双手,急忙施法攻击,徐家鹏才不给它这个机会,到了切近之后手中盾牌准确而强劲地乎在了它的脸上,这一击立即把它施展了一半的法术给硬生生的打断了,然后徐家鹏紧接一个雷霆一击,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近两个他高的鲁维罗什震得跌倒在地。两击得手之后的徐家鹏见好就收,立即退了开去。

    就在徐家鹏退开的时候,被扔出去的黄奕斐在空中居然调整了下姿势,双脚先接触到门框,借着曲腿彻底把冲击力消弭于无形。而后双脚发力,弹射而出,再次攻了上来。倒地的鲁维罗什刚做起还没站起来的时候,黄奕斐已经到了它面前。

    两道血柱,黄奕斐的两记重手攻击只给它造成了不甚严重的皮肉伤。脸上脖颈处连中两剑使得鲁维罗什几近狂暴,鲜血四射的它原本就丑陋的脸更显得狰狞。爬起来的鲁维罗什一声咆哮,就奔黄奕斐攻了过去。黄奕斐自知论力量肯定远不如鲁维罗什,在它攻到近前的时候也是一个雷霆一击然后急速后退。

    虽然也是雷霆一击,但是黄奕斐的雷霆一击和徐家鹏的截然不同,只要对手不是比自己强的太多,徐家鹏的雷霆一击绝对能将对手震得倒地,而黄奕斐的雷霆一击却是无视对手的能力,不管是比自己强的还是弱的,一律将对手震的身体麻痹内分泌紊乱,不仅仅会让对手短时间行动迟缓,还能使对手在这个时间里难以聚集魔法能量,从而延长施法的吟唱时间。

    徐家鹏冲着退开的黄奕斐喊道:“交换!”黄奕斐心领神会,将自己左手的剑冲着徐家鹏就扔了过去,而此同时徐家鹏也将右手的盾牌扔向黄奕斐,而后两人分别接过对方扔过来的武器。而后轮流对鲁维罗什展开进攻,进攻是进攻,但是并不纠缠,也不管是否命中,一次攻击不管得手与否立即退开让另一人进攻。

    “这俩孙子干嘛呢?车轮战啊?”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朱亚非扶着张涛的肩膀问道。

    “哟,醒了?”张涛看了看他,“这个BOSS好像比较结实,小徐和飞翼的攻击似乎没法子对它造成重创,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搭把手?”

    朱亚非晃了晃依然有点眩晕的脑袋:“以那俩货的尿性,在没有求援的情况下咱们要是出手了你猜他们会怎么样?”

    “嗯……”张涛和杨华庚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了一幅场景,在死掉的鲁维罗什尸体边上,徐家鹏和黄奕斐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冲众人抱怨,前者说众人看不起他不信任他的能力,黄奕斐则是抱怨众人打乱了他和徐家鹏的攻击配合,减少了他的战斗乐趣。

    “那还是不帮他们吧。”张涛和杨华庚对视了一眼之后说道。

    众人看着徐家鹏和黄奕斐遛狗似的戏耍着鲁维罗什,不停地对它造成伤害。每当鲁维罗什要施法的时候,就会被他们用盾牌猛击打断。近十分钟之后,鲁维罗什全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浑身都是鲜血。随着血液的不断流失,鲁维罗什体力也逐渐下降,到最后就晃晃悠悠的快站不住了。

    “行了,你们俩玩够了没?这货再遛就遛不动了,赶紧弄死它走路。”朱亚非起初还看得有滋有味,但是看着两人一人一下打了十分钟,完全没有创新的招式,使得他没兴趣再看下去。

    鲁维罗什终于站不稳了,晃了两晃摇了三摇,扑通一声跌坐在地直喘粗气。徐家鹏和黄奕斐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连动都不能动的鲁维罗什,收起了武器就走回了队伍中。

    “你大爷!你们俩搞笑呢?”朱亚非怒斥道,“干嘛不杀死它?”

    徐家鹏指着鲁维罗什说道:“都这样了,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了。你是在侮辱我作为皇家卫队军人的荣耀!”

    “说得好。”黄奕斐拭去剑上的血渍,“战斗中杀敌那是军人的光荣,但是杀一个失去战斗力的人就是耻辱。”

    “滚犊子!它是石腭怪不是人!装什么大尾巴鹰?你们瞅瞅,就那一身的伤,你们不杀它它也得活活流血流死!”朱亚非骂道,“在暴风军队呆的傻了吧?再说了,刚才杀了它手下三十四号,你们留着它以后报仇?”

    徐家鹏黄奕斐两人像是聋了一样选择了无视朱亚非,朱亚非看着在地上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的鲁维罗什,怒气冲冲地指了指两人,然后径直走了过去,从腰间拔出匕首猛插进它的心口。鲁维罗什咳出一口鲜血,抽搐了两下之后气绝身亡。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