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平台网投

小说庭吧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二十三章 大发神威
    “我擦,你有本事你来啊!”徐家鹏怒目相视。

    朱亚非冷笑了一声说道:“废话,这种高难度的活儿原本就没打算指望你,把奥达曼的地图给朕,朕去探路,每到一个路口朕会留下标记,你们跟着标记指示走。你们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候出发。”说完立即进入了潜行状态,消失在徐黄二人面前。

    一个半时辰之后,众人站在一个岔道口前发呆。

    “你们谁明白这个标记是什么意思?”徐家鹏指着地上的标记问道。

    黄奕斐说道:“你看玩笑呢,我们这群人当中就你和垃圾明最熟,你都看不懂我们谁能懂?”

    张涛凑了上去,仔细去看那个标记。这个刻在墙上的标记并不复杂,一个带着向右弧度的箭头,箭头的左边是一个仿佛骷髅头的东西,箭头的尾端画了一个从下面往上逐渐变大的螺旋。看了半天之后,张涛揉了揉眼睛说道:“这画挺简单,但是太难懂了。完全没有头绪啊。”

    黄奕斐皱着眉头说道:“一点点来吧,咱们把这个图拆开了研究。然后再给拼起来,相信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吧。”

    杨华庚立即指着那个类似骷髅头的标记说:“这个好像是个死人头,应该是警告的意思吧。”

    “那么那条向右的箭头就是说向右走了吧?”徐家鹏也分析道。

    张涛指着螺旋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绳子么?”

    “就算是绳子,又代表什么意思呢?难道要把我们都绑起来?”黄奕斐摇着头说道。

    “要我说,应该是要我们准备好绳子后面用得着吧。”杨华庚猜测道。

    张涛咬着手指说道:“那把这些线索串起来,就是警告向右走带上绳子?还是带上绳子不要向右走么?”

    徐家鹏摇头说道:“不可能。向右走是必然的,你们想想他的计划,肯定要先到前门去……”

    “为什么要去前门?我的目标是奥达曼深处的泰坦遗留信息。”布莱恩不悦的问道。

    徐家鹏怔住了,说谎这种事对他来说太复杂,完全没有那个应变能力,张涛则连忙出来打圆场:“他是担心进去之后万一有什么需要在前门,所以才决定绕一个圈子的,不然到时候还得再出来一趟不是更麻烦么?”布莱恩点头说道:“有道理。那就准备好绳子,往右走。”

    伯尔纳鄙夷地说道:“凭什么往右?那你能解释一下那个骷髅头是什么意思么?”

    “大爷的!你们在这里磨蹭个蛋啊?朕在前面等了你们一个钟头了!”朱亚非从右面那条道里走了出来,冲着围在标记那研究的人吼道。

    “你能先解释一下这个破标记是几个意思么?”徐黄杨张四个人指着记号异口同声。

    “你们都是白痴嘛?这么简单的标记都不认识?左边危险,赶紧往右走啊!”朱亚非冲着他们倒伸出大拇指,“亏你们还跟了朕这么久。”

    “久你妹夫啊!往右就往右,你划个死人头干毛啊?”黄奕斐凌乱了。

    朱亚非拨开众人,指着标记说道:“看清楚了!箭头往右,左边划个骷髅不就是说明左边危险,左边危险不就是让你们往右么?”

    “那你在箭头后面划一条盘起来的绳子又是什么意思?”张涛也不淡定了。

    “啥?绳子?绳你大爷啊!这特么的是风!龙卷风!意思就是让你们风驰电掣的过去!前面绝对安全!”

    ……

    瞬间冷场,足足有三分钟之久。

    朱亚非看着呆立的众人,就连指着标记的手也忘记放下了。而徐黄杨张四人则是心中犹如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尼玛哪里是标记啊,简直是暗语啊有没有?原本前哨探路是为了节约时间,这倒好,不仅没有节省时间反而耽误了前行。

    “好吧,这个不重要了,既然朕回来了,那你们就跟着走吧。”朱亚非叹了口气说道。

    众人收拾停当后跟着他继续前进,朱亚非边走边说道:“再往前走到下个路口右拐,有十几个石腭怪。还有个带头的。应该会有场小硬仗要打。”

    徐家鹏撇了撇嘴说道:“你说的是鲁维罗什吧?正好从它那先搞到半截法杖。”朱亚非嘿嘿一笑说道:“法杖啊,那就不用杀它了。”说着从他的魔法口袋里拽出了一根法杖来。这根法杖一被拿出来,立即吸引了布莱恩的注意力。他立即从后面赶了上来,夺过法杖仔细观察了下之后问道:“这是泰坦的神器,你从哪里找到的?”

    朱亚非一把又给抢了回来说道:“当然是在前面探路的时候找到的。不过老板大人,这东西可是我的。你可别打主意啊。”眼见布莱恩又来抢,朱亚非赶紧把法杖塞进了魔法口袋。

    “哎呀我的朋友,你这就有点小气了,好歹也给我研究研究嘛。我也没说要拿走不是?”布莱恩涎着脸说道。“等我研究完了再还给你不也一样嘛。”

    “好说好说,等下自然会给你好好研究的,但是你希望在这里浪费时间在这个东西上么?不想找你想要的泰坦遗留信息了?”朱亚非诡诘地说道。尽管心中万分的瘙痒难耐,但是对于泰坦遗留信息的渴求让他不得不压抑着这种难受的感觉紧随着朱亚非继续前行。

    约莫又走了近半个小时,朱亚非失意众人停止前进。

    “小徐,飞翼,拿盾,你们第一梯队!布莱恩,请你的火枪手们做好攻击准备,锤喙大师,死狗,牙儿你们三个做好后合治愈准备。十几个石腭怪,根据我的探查,可是近战远程法系物理一应俱全。万一有个偏差我们可是要吃亏的。”

    在布莱恩的布置之下,六名火枪很快进入战斗状态,徐家鹏也跃跃欲试,却被黄奕斐按住了肩膀。朱亚非一脸不解地看着他,同一表情的还有徐家鹏杨华庚以及十二个矮人。

    “你几个意思?”朱亚非纳闷地问道。

    “我突然想起来,从我们见面的时候起,打食人魔,以及进入奥达曼之前屠杀石腭怪,你不是指使我们就是屠杀落水狗,你这于拉文霍德金牌杀手的身份完全不符啊。这次,你就表演一下让我们看看你的实力呗。”

    “有道理。”三人立即赞同。

    “你们是想让朕一个人去解决十几只石腭怪么?还他大爷的是物理法系俱全,近战远程全有的混编组合?”朱亚非惊讶的说道。

    “对!”四个人再次展示了绝妙的配合默契。

    “好主意啊。”布莱恩哈哈大笑说道。就在徐家鹏等四人觉得布莱恩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货的时候,他的后半句话让他们吃惊不小,“我也有好久没有看到你出手了,就像上次替我们铁炉堡清理霜鬃巨魔那样清理掉前面的石腭怪吧。”

    “朕反对!你们四个!可是收了朕的好处的!每人一千金币的雇佣金,拿了钱还不肯做事,有你们这么不要脸的雇佣军么?”朱亚非怒斥着那四个一心要看好戏的家伙。

    “话不能这么说吧老大,赚的最多的是你,你总不能指使我们把你该做的都做了吧。”杨华庚说道。

    “就是,以前玩游戏的时候虽然你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但是好歹还能乱七八糟的指挥我们,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你总不能一点战斗力也不出就靠一张嘴来混吧?”黄奕斐说道。

    “滚犊子!游戏中朕很强力的好不?”朱亚非反驳道。

    “你的DPS被展望和鸟叔压制。”张涛开始挤兑。

    “你大爷!”

    “你PK几乎没有赢过我。”黄奕斐也开始跟风。

    “你大爷!”

    “就会输出,好不容易练个武僧还不愿意坦。”徐家鹏紧随其后。

    “你大爷!”

    朱亚非彻底要疯了。这四个混蛋的一通挤兑,让他在布莱恩面前无地自容了,当下咬牙切齿地说道:“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朕的实力!你们跟在后面打扫战场就行了。”说完摸出了魔法口袋,开始一件一件地往外倒腾东西。

    约莫过了十分钟,朱亚非终于收拾停当。身穿着一身黑色清皮护具,背负长剑,腰别两把匕首,两腿的外侧还各绑了一个小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到底装了些什么。

    “呃,垃圾明,”张涛怪笑着挤兑道,“要不要给你几瓶麻醉瓶啊?咱们谁跟谁啊?这里可不是游戏世界,搞不好会出人命的,服个软不丢人,咱们都这么熟……哎呀!”话音未落,朱亚非不知从哪抠下了一块土块直接砸了过去。

    “滚!闭上你们的臭嘴好好看清楚朕杀敌的英姿吧。”朱亚非拍了拍手上的土之后进入了潜行状态,直接从众人的面前消失了。

    布莱恩从随身的魔法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望远镜,招呼着他的探险者小队的成员都放下行李过来欣赏朱亚非的战斗。整个小队都兴冲冲地掏出各种型号的望远镜开始盯着拐角外的空地。

    “尼玛,这群矮人是不是没见过世面啊?”黄奕斐纳闷地说道,“垃圾明能打出多精彩的战斗?”

    “哎呀,都说了你没脑子,非得精彩才有人看么?没准是看喜剧呢?”张涛边说边挤到了矮人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往外看去。另外三人立即跟上。

    空旷的大厅之中,能看到的石腭怪共有十四只。远处的大门外每边有五个,他们或坐或站,相当的无所事事。而在空旷大厅的中间,有一个四人的小队,好像是巡逻一般,领头的一个手里拎着根杖子,看样子像是魔法职业,另外三人中有一个身后背着六根长矛,手中还拎着一根,剩下的两个则是一个拿斧子一个拿锤子,尽管制作相当粗糙,但是丝毫不会影响它们的攻击力。

    突然间,只见握着锤子的石腭怪不知道为了什么脱离了小队向后看去,然后莫名其妙的软绵绵地跌坐在地。而此时另外三个石腭怪走出了约莫十米之外,听到身后的声音之后立即回过头去。

    “我靠,扰乱加闷棍么?”徐家鹏忍不住咕囔了一句。

    拿斧子的和背标枪的两只石腭怪立即跑回倒地的队友身边,就在它们弯腰去检查队友状况的时候,朱亚非突然出现在了拎着杖子的石腭怪的背后,左手不知从哪里弄了块土块猛地塞进了石腭怪的口中,同时右手的匕首利索地割开了它的喉咙,一道血箭飙射,石腭怪发出了一身闷哼倒了下去,秒杀。

    “我去!速拿一血啊!”杨华庚低声惊呼道。

    发觉上当的石腭怪立即开始对朱亚非展开了进攻,标枪石腭怪怪叫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铃儿响叮当之势连投出了三根长矛。它的叫声惊动了门口的那群石腭怪,它们立即抄起了武器冲了上来。

    朱亚非身形晃动,突然脚下加速,只见他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冲着标枪石腭怪就跑了过去,速度快的居然在身后拉出了一道模糊的残影。三支长矛纷纷落空。

    “这是……残像拳么?都能弄出残像来了,牛啊!”黄奕斐忍不住吐槽道。

    “放屁!应该是疾跑吧。”徐家鹏说道。

    疾跑中的朱亚非再次躲开了两支射来的长矛,已经到了它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另一只石腭怪挥舞着锤子就拦了过来。朱亚非左手探入腿侧的道具包,掏出一包粉状物对着它的脸就撒了出去,那只石腭怪惨叫着捂着眼睛倒了下去,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致盲!”四人惊叫道。

    朱亚非速度不减,猛地纵身而起,以膝盖猛撞长矛石腭怪的面部。石腭怪手中长矛过长,一次攻击打空要再刺出就必须先收回武器,而这个当口它明显没有足够的时间这么做,只得撒手撇开长矛收回双手挡朱亚非的攻势,但是仍然慢了一拍。一声骨头被撞裂的声音后,石腭怪惨嚎着往后倒去。但是朱亚非却没打算放过它,手中不知何时拔出了匕首狠狠地插进它的喉部。趁着落地的那一刹那,朱亚非左手从腰间拽出另一把匕首准确刺入被弄昏的那只拿斧子的石腭怪心口,然后一个后滚翻退到那个还在地上打滚的石腭怪身边,手中两把匕首同时刺进了它的身体。

    就在朱亚非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两发寒冰箭,三根长矛从冲过来的石腭怪群中射了出来,不偏不倚直接命中……呃,是穿过了朱亚非的残像。随着残像的消失,朱亚非再次消失了。

    “布莱恩大人,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作战了?”探险者小分队中的一个人问道。布莱恩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都安心的看着,这才刚刚开始,”

    众人屏息盯着那群石腭怪左顾右盼的寻找失去的目标,突然间只见人群中一个石腭怪软趴趴的跌坐在地。这只石腭怪的倒地立即引得其他的石腭怪就向它冲了过去。

    “糟了,老大在怪中间玩闷棍,这下陷入包围圈了。”杨华庚焦急的说道。

    “着急个屁啊,谁让他自己作的?”黄奕斐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右手已经拎起了盾牌随时准备扔出去。再看徐家鹏和张涛,也都紧张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眼见一只石腭怪走近了昏倒的石腭怪身边,“轰隆”一声巨响,石腭怪群被炸的四散,其中离得昏迷的最近的三只加上昏迷的立即命丧当场。

    “****!这算什么?地雷战啊?”杨华庚直嘬牙花子。

    就在这个时候,朱亚非突然出现在了一个处在最外圈拿法杖的石腭怪身后,两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它的后背,直接送它归西。刚一脚踹开了石腭怪的死尸,其他的石腭怪都爬了起来展开攻势,离的近的三只近战怪物抡着两柄锤子一把斧子就攻了过来,另外两个拿斧子的石腭怪离得稍远,但是也急速冲了过来。因为这五只石腭怪的围攻,那两个石腭怪标枪手和一个背法杖的石腭怪虽然没有办法展开攻击,但是却也死死地锁定着朱亚非。

    朱亚非闪身躲开两个迎头砸下来的战锤,同时右手的匕首猛地射出,直取挥动斧子横斩的石腭怪。使斧子的石腭怪慌忙躲开射来的匕首之后正准备再次展开攻击的时候,朱亚非已经冲到了它的面前,背后背着的剑不知何时已经被握在手中。朱亚非不管左后侧的两个用锤子的石腭怪,也无视眼见就要冲到近前的用斧子的另外两只,以低身位冲刺使用左手的匕首砍伤了面前这个石腭怪的大腿,石腭怪站立不稳倒向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硬是在冲刺的过程中身体离地在空中强行转了半圈,同时右手的长剑准确地刺进了站立不稳的石腭怪的后脑。而此时另外四个石腭怪已经围了上来,两柄锤,两把斧从四个方向向朱亚非斩了过去。

    “不好!”黄奕斐右臂疾挥准备施展他的飞盾术,却被布莱恩一把拉住:“不要着急,这种小状况还不需要你们援手。”

    就在黄奕斐准备挣脱布莱恩的时候,朱亚非右手撒开丢掉戳在石腭怪后脑的长剑,右脚猛踹石腭怪尸体,身体如离玄之箭弹射开去,堪堪躲开四把武器的攻击。躲开攻击的朱亚非并没有觉得轻松,因为身背后两股疾风声响伴随着一股寒气打了过来。朱亚非也顾不得掩面风度了,连续三个后滚翻,两支标枪一发寒冰箭擦着他的头顶打在了他刚才落地的地方。

    “徐哥,盗贼的技能里面有这个滚啊滚么?”杨华庚虽然紧张,但是仍然好奇心十足。

    “……这么丑的姿势你认为会是游戏里的技能?”徐家鹏紧张的盯着战场里的一举一动。

    朱亚非从右边的腿部装备袋中取出了两个东西,左手撒手扔掉匕首,同时将右手的东西交一个在左手,对准那三个远程攻击的石腭怪扔了过去,然后抄起地上的匕首迎着冲过来的四个近战石腭怪就冲了上去。

    “嘭”“嘭”两声闷响,那三个远程虽然闪开了朱亚非扔过去的两个暗器,但是那两个暗器落地之后立即爆炸,三个家伙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跌坐在地。

    “你妹的这不科学啊?这又是什么东西?并没有多大的爆炸啊?怎么就死了?”张涛惊诧道。

    “那三个石腭怪不是死了,是昏迷了。”布莱恩继续看着场内激烈的战斗,“朱亚非刚才扔出的是两颗铁皮手雷。”

    “开挂了么这家伙?又是地雷又是手雷的。”徐家鹏明显是放松了不少,但是依然恶毒的吐槽着。

    伯尔纳笑了一声说道:“真是没想到啊,除了铜须矮人,你们人类中也有口是心非的家伙啊。”

    “蛮锤矮人,现在有好戏可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相对于和伯尔纳拌嘴,布莱恩似乎对朱亚非的战斗更感兴趣。

    “又是残像拳?”黄奕斐惊叫着,“这家伙的闪避技能没有CD的么?”

    只见冲向四个石腭怪的朱亚非突然加速的晃动起来,速度之快导致人影重重,四只石腭怪密不透风的攻击纷纷落空。躲开攻击的同时,朱亚非看似十分轻松的一匕首划开了一个斧子石腭怪的喉咙。不等它倒地朱亚非就拽过了它手中的斧子,一个大转身用夺来的斧子砍断了其中一只正抡着锤子攻击的石腭怪的胳膊,受伤的石腭怪惨嚎着倒地翻滚。与此同时,右手的匕首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射出,直取仅剩的一个使用斧子的石腭怪。如此近的距离,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石腭怪眼睁睁看着射来的匕首戳进了自己的额头,惨叫着倒地而亡。

    “你也给朕死去吧!”朱亚非大喝一声,利用旋转的力道,一脚撩起掉地的斧子,斧子旋转着撞向唯一安然无恙的用锤的石腭怪。但是由于此时他旋转的力道依然很小,而且又是用脚去踢的斧柄从而使斧子飞旋,所以斧子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石腭怪收锤格挡,两柄武器相撞,激起阵阵火花之后,斧子被弹飞。

    挡住飞斧的石腭怪挥舞锤子猛的砸向朱亚非,可是这一击差点打中在地上翻滚的同伴,而朱亚非却非常诡异地出现在了它的后背,身手从怀里拔出一直贴身的匕首——黑水海盗凯瑟琳送给他的匕首,又一次漂亮的割喉。

    看着死不瞑目的石腭怪轰然倒地,朱亚非抄起它的锤子,连续两锤砸死了在地上挣扎的独臂石腭怪。然后去找回自己的两把匕首一柄长剑,走到那三个被铁皮手雷炸晕的石腭怪面前利索的割开三人的喉咙。

    “大……大爷……的,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侯?表……演结……束了……”朱亚非跌坐在地,连吼都十分费力。

    “精彩精彩。”布莱恩带着众人走了出来,边走边鼓掌说道。

    “行啊垃圾明,这场战斗还真漂亮……哎哎哎,怎么回事?”张涛走过去拍了一下朱亚非的肩膀,朱亚非却像个破口袋一样摔在了地上,把张涛吓的不清。

    “大爷的,技能全开,力尽虚脱了你还敢拍朕?要弑君么?”朱亚非躺在地上面部抽搐地骂道。

澳门葡京网址靠谱吗,线上大发棋牌网址,都坊网址_welcome 百胜亚洲娱乐开户,捕鱼棋牌游戏贴吧,网上十大正规赌博_welcome 免费试玩平台,博彩天地找天上人间,皇马地址_welcome 缅甸龙腾网站,香港棋牌游戏捕鱼,摩纳哥真人娱乐_welcome 快乐十分,在线网络赌博公司,澳门爆大奖游戏平台_welcome 哪款捕鱼游戏有棋牌,456棋牌,欢乐谷平台注册_welcome 巴黎人网上赌场,威能娱乐开户,巴登网上_welcome 电子正规游戏,澳门网上真人赌城,澳门龙虎和平台下载_welcome 棋牌捕鱼送分游戏,棋牌迷下载,京城国际备用网_welcome 大话捕鱼棋牌游戏,澳门平台老虎机大全,尊尚会娱乐在线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