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我的手机通三界 > 第六十七章:苦斗苍狼
    云不悔见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开心不已,同时也很惊讶,心里不由嘀咕道:“忍难道现如今这只小孔雀真的已然通灵了不成?”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云不悔便把身置四面八方的那些乡亲们全都召集过来,然后便嘱咐他们,让他们各自回家。而且还对大家下了决心,也做了保证,说即便真的有苍狼来犯,那么他自己也会有办法去对付它,并且会想法子给它抓住的。其实云不悔口中所说的办法,无非就是直接动用自己的拳头去硬生生的把那畜生给打趴架。开什么玩笑。云不悔现在已然是拥有了气旋二品的修为,凭借此本领,他是绝不会轻易的惧怕一只普通苍狼的存在的。

    即使云不悔说了好多,也保证了好多,但大家还是对他放心不下,其实这种心理也是纯属正常,他们生怕云不悔会在面对苍狼之时,形单影孤,会吃大亏。面对这些不放心的眼神,对此,云不悔又说出了一大套的有关擒获苍狼的具体办法,他说他会布置机关,会给苍狼单独下套,总之,他最终的言论给这些村民们简直是听的有身置云里雾里之感,不过众人也知道,云不悔这小子从小就聪明,也有文化,说不定他真就有一些特殊的本事能打败苍狼呢。最终,大家也都稍微相信了一些。

    但即使是如此,大家在临走的时候,那位被云不悔称为三大爷的村长还是对他重新进行了一番千叮咛万嘱咐。他告诉云不悔:“孩子啊,晚上我们会派一批人在这品字山下面等着你的,万一那畜生真的出现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喊我们哈!使劲的喊……。”

    “三大爷,您就放心吧,不悔全都记下了。您就带着大伙儿都放心回去吧。”最终,云不悔总算是把村民们全都劝回去了,然后,他便直接躺在鸡窝旁边的一块大青石上休息。闲来无事,他便把中品法器银丝线从身上拿了出来,进行着一番的把玩,因为直至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这根银丝线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

    至于自己所拥有的那把逝水刀,虽然看上去有些古里古怪的,但至少可以用它当刻刀使用,而且在使用过程当中还非常的得心应手。只是这根银丝线吗……?

    云不悔此刻不断的研究着手中的银丝线,他觉得这个东西分明是一种中品法器,遗憾的是,由始至终,他都搞不明白这东西的正确使用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云不悔觉得,这根银丝此刻放在手中,就和普通的线绳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让他奇怪的是,既然是一根普通的线绳,为什么有的时候力度会那么的坚硬呢?以至于坚硬的都能把一块石头钻成一个眼儿?

    就在云不悔翻过来调过去的摆弄银丝线之际,突如其来的一个不小心,这根银丝线竟然把云不悔的一根手指给弄破了。随即,一滴殷红的鲜血并融入到这银丝线之中。此刻,忍着微痛的云不悔忽然之间发现,这根银丝线蓦地光芒大放起来。还没等云不悔缓过神来,旋即,就有一道有关这根银丝线的一些相关信息,迅疾的就传入到了云不悔的脑海之中。

    “银丝线,属于中品法器,可长可短。而且在你使用银丝线的时候,完全不必动用自己的双手,因为这银丝线是属于一种意念去驾驭于它。所谓的意念,也就是你自己脑海之中的想法,直白的说,就是你想让它成为什么样子,这根银丝线就可以成为什么样子。它的本身独属于你,你的丝线你做主。如此一来,若是在战场之上,这银丝线完全可以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重要的作用,如若用作偷袭的话,那是再适宜不过了。”

    “不过,这银丝线虽说是好处多多,但凡事无绝对,它自身也携带其中的一些缺点。例如,如果在用意念驾驭这根银丝线的时候,那么同时,就要对灵魂方面的要求是相当之高。现在,以你目前现如今的灵魂强度,想要完美的去驾驭这根银丝线,应该是根本没有可能。但你听到这些信息也不必大失所望。因为虽然现在你只能简简单单的操控于它,但是你要知道,即便如此,相信你也能在战斗之时完全可以争取到出奇制胜之功效。”

    这一组磅礴的信息量传入到云不悔脑海之中后,云不悔便对这银丝线的种种疑惑全都于此刻明悟了过来。

    接着,云不悔又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把神秘的逝水刀身上……。

    至于这把逝水刀,云不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动用了这种滴血认主的办法进行了一番试验。不过可惜的是,似乎这下品法器真的是没有中品法器那样的神奇,即使是属于自身的那滴鲜血融入逝水刀其中,观察了良久,也没能看到逝水刀的任何变化。虽然有稍许的失望,但是对于这一点,云不悔在心里也早就做足准备。更何况这把逝水刀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是可以用来做刻刀使用的。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又经过一番反复琢磨之后,云不悔突然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处于了一种昏暗之中,夜色微沉。而此刻的云不悔微眯着双眸,始终躺在那青石之上,开始静静地等待着。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这头苍狼会不会再来呢?就在云不悔思索之际,突然间,他清晰的听到小孔雀竟然发出了它那叽叽喳喳的叫声。起初云不悔并未在意,但是很快,云不悔分明听到了小孔雀的声音里竟然夹杂着一种焦虑与急躁。

    蓦地掀开眼帘,云不悔开始来回转头打量四周。看那昏暗中裹挟的凛凛气息,突然,云不悔竟然在心头产生了一种不祥之预感。他心中一滞,因为就在那一瞬间,云不悔分明感觉到自己头皮竟然有些发麻,一种直觉告诉他,此刻的他,似乎已经被一种恐怖的东西紧紧的套牢了一样。

    屏息凝神,云不悔循着自己的直觉不由本能的向着前方望去,艾玛!他分明见到了如此的一幕正不着痕迹的暗藏于这深沉的暗夜里面。只见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不知何时,正隐隐的探出了一个硕大的脑袋。硕大的脑袋之上,更具狰狞的就是那一对似血般猩红的眼睛,正在暗夜里射出丝丝诡异的光芒。

    诡异的光芒似乎正犹如一道道弯刀般,正狠狠的勾动着云不悔那跳动的心房。正当云不悔发现这一切之后,嘴角刚刚抽动了一下,就只见足足有两米左右高,三米左右长度的那头苍狼,此刻正迈动着修长健硕且富有棱角的狼腿,呲着一口长长的獠牙,正从树后缓缓的走向自己这边。

    树欲静,而风不止……。世界似乎都紧张的停止了呼吸!

    随之距离的接近,细一看,云不悔发现这只苍狼真的是非常的巨大,而且那浑身上下起伏的长毛都是灰白的颜色,在微风的吹动之下,此刻那诡异的毛发正刷刷刷的不断的来回煽动着,每每经过一寸土地,那锋利无比的爪子,都会在它经历之处,踩踏出一道道的深深的沟壑。此刻,那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狰狞恐怖气息的大家伙,宛若蠕动的变异大虫,它的突兀现身,无疑是撕裂了整个品字山的平静,也撕裂了整个落山村的安宁。似凶悍的妖孽,张开大大的一双魔爪,从那宁静的夜空上方猛扑下来一般,欲要夺走这世间所有的一切。

    云不悔在暗暗观察这巨大苍狼的同时,又猛然发现,在这个大家伙的身旁,此刻竟然还紧紧的跟随着另外一头矮小些的小苍狼,那头小苍狼的个头与分量显然是与正常的普通之狼相差不多。不过云不悔却是注意到,在那小苍狼的身上,却滞留着一道又一道的充斥着血色的伤痕。尤其是在小苍狼一只眼睛的附近,也残留着一道道的血迹。虽然那些血痕在此刻已经凝固,但是依然清晰可见。

    见那一大一小的苍狼正在步步紧逼,异常冷静的云不悔突然一抖手,就把自己的逝水刀攥在手中,旋即,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必然是那只小苍狼来到这里之后身受重伤,之后,这回家找家长去了。而且云不悔此刻明显的能够感觉得到,那只大苍狼身上所散发的气息量实在是过于磅礴,那是绝对的不好对付!

    现在云不悔深知,自己的修为已然达到气旋二品,但是,再高深的修为,如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战场上的实际操练,也难以在短时间之内打败对手。正因如此,此刻的云不悔虽然表面上看是镇定自若,但是,内心却是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所以凭借自己此刻的本能,他就感觉得到,这一次自己得运用权力。如果早知道自己要面对有这么一个大家伙,那么他就应该提前布置一些应对的手段了,也不至于现在看上去显得是如此之被动。

    “嗷——!”

    突然,巨大的苍狼仰天长长的爆发出一声怒吼,眼神之中同时流露出了一种浓浓的杀意。云不悔此刻心中清楚,这个大家伙是要准备向他发起全面的攻击了,手中再次紧紧地握住这把逝水刀,云不悔肯定也是要全力以赴的进行应战了。

    “小孔雀!来,宝贝儿,你先对付那只小个的家伙,至于这只大个的,交给我好了。”

    云不悔也不知道那个小孔雀能否听懂自己的话,虽如此,他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表达给对方。希望对方能够感应得到。与此同时,云不悔不得不承认,他的那些鸡崽们,当见到这一大一小两头苍狼现身的一瞬间,全都已经纷纷躲避且隐藏了起来。即是说,身子未到战场,心里就已经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