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陈逍,不敢有丝毫大意。

    心神几乎全部放在了身前的成王身上,身子不住后退的同时,手中流星剑也劈出一道道剑芒,企图能够阻拦住成王的继续靠近。

    可,面对陈逍匆忙间发出的攻击,成王直接选择了无视,硬是靠着一身强悍的修为,硬生生冲过攻击,杀到了陈逍的面前!

    长剑,对着陈逍豁然斩下!

    再想避让,已经不可能了,除非陈逍施展瞬移!

    可是,在段王、邢武等人面前,陈逍还不想暴漏自己的这点底牌!

    一咬牙,陈逍心底也疯狂了,也想要看看自己跟成王之间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干脆也举起流星剑,迎着成王的攻击顶了上去!

    “哼,不自量力!”

    见到陈逍竟然想顽抗,成王眸中寒光闪过,手中的攻击更是加重了三分!

    下一刻!

    二人斩出的剑芒率先相撞!

    嘭!

    只一瞬间,陈逍斩出的剑芒便被破开,成王劈出的剑芒只是稍有迟滞,便继续朝着陈逍当头斩下!

    然而,陈逍就仿佛没看到一般,顶着剑芒便冲了过去!

    嗡!

    一个诡异的灵气暴动骤然出现!

    下一刻!

    成王便发现,陈逍竟然直接穿过了他劈出的那道剑芒,或者说,是在瞬间洞穿了他劈出的那道剑芒,继续朝着他攻击过来!

    对此,成王却是丝毫不显慌张。

    本就紧追而至的他,手中长剑一斜,便是再度斩出一剑!

    二人速度实在太快,这一次,甚至连斩出剑芒的时间都没有!

    叮!

    清脆的剑鸣声起!

    二人手中的长剑,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块!

    撞击的瞬间,成王那快到极致的身形便在瞬间顿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而对面,陈逍则是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直接被巨大的力道撞的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足足飞出数百米,陈逍才勉强稳住身子,满脸骇然的看着成王。

    方才,虽然他仍旧没有动用体内真正的灭世力,但那实力已经发挥到他平日里的八成了!

    哪怕是同境界的神魂境初期武者,也能够轻松灭杀,可跟成王硬拼了一招之后,陈逍发现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体内的法力也在此刻震荡不已,想要调动体内的法力都显得极其困难。

    对面,成王看向陈逍的眼神稍显讶异,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够与自己硬碰硬对上一招,而且还能够再次站起来!

    正想继续上前,趁机直接将陈逍给收拾了。

    不成想,侧面忽然杀出个段王来,直接阻挡在了陈逍面前,手中大刀毫不停留的便朝着成王斩了下去。

    另一边,邢武也在同时发出攻击,根本没有给成王喘息的机会。

    见到段王、邢武 二人成功将成王给困住,陈逍这才继续后退了一段距离,同时抓出两只玉瓶来,直接捏碎,将其中的丹药取出,大口的吞入腹中,开始快速的治疗体内的伤势,恢复体内损耗的法力。

    方才看似只是简单的几招,可他体内的法力却已经消耗了大半,尤其是在星空中,虽然也能够调动天地灵气来补充自身,可星空中的天地灵气终究是太过稀薄了,根本不可能赶得上如此激烈的战斗消耗。

    一边休息一会,一边目光却在战场中的三人身上从未挪开。

    经过方才的几招硬憾,陈逍已经大概估算出成王的实力如何了。

    若是他自身毫无顾忌的情况下, 将修为全部施展出来,虽然不能够将成王给击杀或者直接击败,但却已经利于不败之地了,对方想要擒拿下他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也由此判断出自己与天帝之间的差距到底还有多大。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神魂境中期,可面对成王等四位老牌天王仍旧有些吃力,更别提被这四位还被天帝给压制了十万年,由此可见天帝的实力到底可怕到了何种程度。

    恐怕,唯有他的修为突破至神魂境后期,才有可能跟天帝硬拼而不死了。

    可如今,随着修为越来越高,再想突破已经难如登天。

    如今的他,修为也不过突破至神魂境没多久,若是想要再抵达神魂境后期,怕是至少需要数百年的静修才可能了。

    或许对于临王等人,对于几位天王等人来说,数百年不过是闭个关的功夫,可对于陈逍来说,却显得有些漫长了。

    但现在,陈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是继续想办法,先扩充自己手底下的实力,再想办法正面硬抗天帝。

    否则,哪怕他的修为提升至道帝境,恐怕是也休想轻易就能够撼动天帝的位置。

    这边,陈逍还在休息,另一边,段王、邢武、成王三人已经打成了一团。

    而且,因为方才成王攻击陈逍,被段王、邢武二人抢占了一丝先机,此刻二人已经是联手将成王给压制住了。

    甚至,邢武还趁机给了成王重击,此刻的成王,样貌比方才狼狈许多,不仅身上的战甲裂痕逐渐加大,就连束发的高冠都在战斗中被不知什么时候击飞了。

    不过,对面的段王状态也不是很好,方才正是他吸引成王的注意,才给了邢武偷袭的机会,他也被成王打了一掌,此刻完全是硬撑着, 等战斗过后,恐怕就得疗伤个十年八年才能够彻底恢复了。

    但现在却不得不强行忍着,否则,一旦让成王此刻跑了,那他们今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一旦被一位神魂境巅峰的大高手盯上了,无论是他们,还是他们的家人,亦或者是他们的下属,从此都别想再有好日子过了。

    这也是他们为何哪怕拼着身体遭受重创,也必须不惜代价将成王给留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

    今日这一战,他们已经是彻底得罪了成王,若是让成王跑了,到时候成王孤家寡人一个,报复起来可就没底线了。

    战斗,仍旧在继续!

    陈逍站在一旁休息了片刻后,没有贸然冲上前插手,反而是默默站在原地等待着,等待着机会。

    同时,这也是一个大好的观摩神魂境高手生死之战的机会。

    平日里,这种级别的战斗可不是轻易能够遇见的,现在既然碰上了,陈逍自然不会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