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诸天世界暗行者 > 第六十六章 对战(30/30求订阅)
    “二师兄,后山又连续放了两枚烟花,这都上来四个人了。”

    “让大师兄率队支援丛师叔,让我爹支援师父他们。”

    封不平坐在思过崖与前山连接处的关隘处,他的身边,还有六个身手都在二流之上的镖师。

    今日晚饭间,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除了木高峰,青海一枭,还有五六个跟他们身手差不多的一流高手,有意闯华山。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早已经被地下的华山弟子窃听了去,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看到那一个个名字,封不平的心里激荡万千,却又有些担忧。

    华山派加上他,也就只有四个一流高手,能不能抵挡的住?

    至于风清扬,他没有算在其中。他知道这个师叔武功高深莫测,却也不认为他能比自己强多少。

    他担心华山刚有复兴迹象,就又遭受重大打击。

    他当初有多恨岳不群,就有多爱华山派。

    “师叔,发现了一个攀爬的身影,看不清楚,但是身材不高,像木高峰。”

    “好,我去会会他。”

    华山四壁绝韧,处处都是数十丈高的石头,即使东方不败来了,也只能沿特定的路线上山。

    岳不群临渊而立,望着模糊的夜色,忍不住心潮澎湃。

    在他年幼的时候,华山派有过短暂的荣光,此后就一年不如一年。

    他没有经历过华山派最荣耀的时候,但是从小听的就是华山派当初贵为五岳盟主,正面硬抗魔教的荣光。

    魔教十大长老一次就在华山派折损了八个,元气大伤,当然,华山派在那以后也逐渐衰落。

    他贵为当初的气宗掌门岳肃之后,从小就立志要恢复太爷爷当初的声望。

    但是,剑气之争让华山派彻底衰落,华山派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朝不保夕。

    从五年前收林平之为徒,将福威镖局变成华山派的附庸,华山派才终于走出了泥沼。

    如今,第一代内门弟子还没有成长起来,不过,再有几年,华山派就绝不会像如今一样遮遮掩掩了。

    “掌门师父,发现青海一枭的身影。”

    岳不群颔首笑道:“你们只管监控各处上山之路,这青海一枭就交给我吧。”

    跟心中有些担忧的封不平不同,岳不群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这五年来,他百事不管,除了偶尔指点一下弟子们练功,一直在细心揣摩各派绝学。

    思过崖山洞里面,不仅有五岳剑派各派绝学,还有魔教八大长老留下的印刻,其中五套都是能跟五岳剑派绝学媲美的一流剑法。

    如今的岳不群虽然不敢自称天下无敌,毕竟后山就有一个摸不透底细的师叔,但是,他自认在这天下之间,能跟他一比的最多不过一掌之数。

    青海一枭,原本就瞧不上他,现在更不把他放在眼里。

    夜色之中,岳不群安静地站在树下,等着那个身影上来,却听见了不远处,一声带着惊慌的长啸……

    这不是封师弟的声音,那么,应该就是那位塞北明驼木高峰了。

    华山九功,紫霞第一。

    长期修炼紫霞功会使得耳目变得十分敏锐,不仅可以自疗,还可以治疗别人的内伤。

    他一边听着远处封不平与木高峰打斗的声响,一边留意着青海一枭上山的动静。

    以他的耳目,绝不会放一个人上山,惊扰了弟子们。

    封不平守在思过崖处,待那个攀爬的身影终于上来,不等他松一口气,便抽剑出招。

    对成名颇早的木高峰,他没有大意,一出招就是华山绝学夺命连环三仙剑。

    此招为华山派绝学之一,剑招仅有三式,使时连环击出,一气呵成。

    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

    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对方后心,

    若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

    木高峰在山腰处不敢与华山派众人恋战,趁着华山众人对付青海一枭,偷袭丛不弃,让丛不弃躲开身形,闯了上来。

    一路攀爬,即便他功力深厚,也累的气喘吁吁。

    却没有想到,刚一上来,还没有站稳,就有高手偷袭。

    封不平剑法精妙,木高峰功力深厚,可是刚一上来,身后便是千丈深渊,他无从躲藏,只能用驼背硬挡一剑,纵开身影。

    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又惊又惧。“阁下何人?偷袭可不是英雄好汉。”

    封不平一招占优,对木高峰的惧意大减。“久闻塞北明驼木高峰形貌丑陋,驼背,使一把驼剑,武功虽高,人品却是颇为低下,趋炎附势,见风使舵,十分的不顾信义。

    尔恶名昭著,阴险毒辣,为人心胸狭窄,自称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怎地今日想要跟我讲仁义道德了吗?”

    木高峰原本以为自己行踪隐秘,却不防一上来就被点出了身份。

    知道自己的行踪被人看在眼里,他心中大为惊疑,已经有了退意。

    虽然看不清夜幕中是何人,他靠在山岩上调息运气,喘息道:“华山派乃是名门正派,今日本人多有得罪,如今并未伤及华山门人,还望阁下让我离去,井水不犯河水。”

    封不平哈哈笑道:“敢在今夜闯山,窥伺我华山秘籍,死不足惜。纳命来!”

    一百零八式狂风快剑旋即使出,剑光笼罩住了木高峰。

    这套狂风快剑是封不平在深山隐居十五年而创制出来的得意剑法,剑势中发出隐隐风声,剑招一剑快似一剑,所激起的风声也越来越强,威力奇大。

    木高峰甫一接招,就感到对方剑锋上所发出的一股劲气渐渐扩展,只觉寒气逼人,脸上、手上被疾风刮得隐隐生疼。

    但是,封不平内力不足,木高峰使出驼剑,以力硬抗,暂时不落下风。

    狂风快剑剑法不但招数精奇,而且剑上气势凌厉,一招连一招,并非徒以剑招取胜。

    对手便似是百丈洪涛中的一叶小舟,狂风怒号,骇浪如山,一个又一个的滔天白浪向小舟扑去,小舟随波上下,最後波涛所吞没。

    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木高峰无处可躲,怒道:“不给某留一生路,别怪某心狠手辣!”

    封不平笑道:“正是要等你狗急跳墙……”

    黑暗中,又有弟子道:“师叔,山下又上来二人。且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

    封不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听见几声风声从身边掠过,而木高峰闷哼一声,剑法大乱,显然身上中了几枚暗器。

    木高峰拼着爆发出全身内力,一声长啸。今晚的战斗憋屈之极。

    还未平气就被偷袭,跟对手刚过了十几招,就又被暗器所伤,他的剑法,他的毒药都还没有来得及使出。

    如今身受重伤,留在此地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时候他再顾不得秘籍,顾不得悬崖高深,使出全力逼的封不平退了两步,纵身一跃,就想往山崖下跳。

    跳下去,还有活命的机会,留在这里,一点机会也没有。

    但是,华山派众人早有防备,封不平一退,四枚来自不同方向的暗器直接射向了黑影。

    木高峰发出一声闷哼,就倒在了地上。

    封不平叹了口气,觉得一点也不过瘾。不过,后面还有高手上山,应该还有出手的机会。

    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跃上了石台,静静四处张望,倾听,岳不群从树后走出,作揖笑道:“我华山派开山大典不见范兄出现,却不想,能在此地见到范兄。”

    青海一枭的身体猛地绷紧,望向了夜色中的岳不群。“岳掌门?”

    岳不群向前走了两步,脸上露出温和笑意。“范兄别来无恙。”

    青海一枭见华山派掌门等在此地,心中大惊。“若我此时下山,岳掌门可否行个方便?”

    岳不群笑道:“二十年前,在下与拙荆在玉门关与阁下道左相逢,不分高下,这些年来,一直希望能与范兄再较量一番,范兄可是要让我失望?”

    青海一枭是臭名昭著的邪派人物“白板煞星”的徒弟,正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其人品低劣、言行几近无赖,是不折不扣邪派人物。

    这次华山派开山大典,他伪装身份来到华山派,还是窃听的弟子发现了他的身份。

    青海一枭眼见岳不群咄咄逼人,顾不得身处险境,率先出招。

    左手斗笠一起,便向岳不群头顶劈落。

    岳不群与他曾经斗过,知道他招式怪异,内力深厚。

    他也不招架,右手一记劈空掌,左手一点,青虹剑便从鞘中跳出,跳进了岳不群收回的右手中。

    青海一枭只感到气劲逼体,斗笠立即化为碎末,忍不住后退一步。“紫霞神功果然名不虚传,岳掌门内力深厚。”

    岳不群笑道:“还请范兄再领略一番我的疾空剑法……”

    “疾空剑?”

    “此乃在下自创剑法,出剑无形,似有似无,似实似虚,似变未变。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青海一枭率先抽出长剑刺了过来,哈哈笑道:“岳掌门吹牛皮的功夫倒是……啊……”

    眼见岳不群还在几步之外,可是青海一枭胸口一凉,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长剑透心而过。

    他仰天倒地,嘴里喃喃:“疾空剑法……名不……虚……”

    话音未落,就此断气。

    (求订阅,若是首订超过五百,还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