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乡间轻曲 > 第136章 改过
    边瑞伸手和十七哥打了一声招呼:“十七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边十七一看是自己的堂弟来了,立刻招呼边瑞进去:“小十九,快点进来,哥给你看样东西!”

    边瑞本不想进去的,但是既然十七哥说了,自己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只得弯了一下腰,钻进了房车里。

    进了房车,边瑞发现在房车的小餐桌上摆着几样东西,两个碗,还有一个没有盖子的酒壶,另外一件是一个灰不溜丢的像是瓶子但是外型又有点儿发扁的东西。

    “看来来,哥哥这次收来的好东西”边十七得意的说道。

    一边说一边把那个扁的瓶子给推到了一边,很显然着重让边瑞欣赏两个碗还有酒壶,边瑞先是用目光扫了一下扁瓶子,然后看起了桌上的三样东西,看看了觉得这画功都还不错,以边瑞的水准看这些东西眼力是差了一些,翻开了瓶底发现一个是清光绪的,两个碗是清咸丰年间的。

    “我看着不错!”边瑞三样东西看了不到五分钟就放下了。

    “当然不错,哥哥我这个酱收的,现在有人要这个数收了去,这一来一回就是小三万块钱……”边十七得意的说道。

    边瑞不知道说自家这十七哥什么好,泡古董的行当都十来年了,赚到钱的次数屈指可数,十来年赚个不到十来万块钱,工地上推砖车的小工都比他赚的多!

    不过这里有外人,边瑞也不好说,只得一边听一无无聊的眼光四下里溜跶起来,开始欣赏起了房车里了陈设。

    就在有瑞目光乱瞅的时候,发现在十七哥的脚下有个手拎袋子,袋子里面似乎摆着一个怪模怪样的盘子。

    看到了这个盘子边瑞觉得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于是弯腰伸手把袋子给拨开了一点。

    “怎么,你对这盘子感兴趣?”边十七问道。

    边瑞嗯了一声:“能拿起来看看么?”

    边十七道:“喜欢就送你了!”

    边瑞听了伸手拿起了盘子,盘子一到了手上,边瑞便知道这玩意儿真的挺值钱的,盘子是个古怪扭曲的荷叶形,不规则边上还有齿,在一个卷起来的角上还蹲着一只青蛙,翻过来看看背面,发现背面无文无款。

    再仔细看了一下,和自己在空间里用来洗毛笔的那一只盘子,除了在大小上有区别,在制式上那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而且看瓷器的各样特点,也都完全吻合。

    “这盘子哪里来的?”边瑞把盘子摆上了桌。

    边十七说道:“老乡家里收的,在杭省那边山区的一户人家看到这东西我觉得还不错,用五百块钱收来的,谁知道拿去找大家们看了看,说这是后人臆想出来的东西,市面上最多也就是个四五十块钱……”。

    边瑞听的顿时明白了,这东西以前没有人见过,现在古玩行当的水就算边瑞没有入坑也知道深着呢,在中国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偶尔大件别人没有见过的,或者说造形奇特的东西真不奇怪,这么长的时间什么古怪的事不能发生?

    玩宫斗,玩计谋这种历史资源可比西方强太多了,真的国人拍出一部权游这样的作品来,只要用心能甩权游几条街去,就权游里面的宫斗放到国内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一点水准都没有。

    这个荷叶盘子,造型是怪了一些,说是带胡风吧也不像,很有点儿现代非主流的一点意思,不过就这荷叶盘子本身来讲,是五代十国时期的东西,估么着是时代很乱工匠有点放飞自我了,反正也不是给皇帝用的东西,小财主也没什么讲究,就造呗!

    “你喜欢?你喜欢你拿走”边十七很大方的说道。

    边瑞听了笑道:“你舍得?”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就是个臆造的盘子么”边十七说道。

    祝同强觉得边瑞的话有点不对了,于是拿起了盘子仔细的看了起来,好一会儿这才放下来冲着边瑞问道:“这盘子有门道?”

    边瑞道:“这东西是五代的!”

    边瑞讹谁的东西也不能讹自家堂兄的东西,更何况他自己空间里就有一个了,就算是要给儿孙攒钱也没有这么攒的,于是光明正大的把年代给说了出来。

    “你怎么确定的?”祝同强问道。

    如果是别人祝同强肯定要怀疑一下,但是边瑞他的疑心就少了,因为在他看来边瑞这人里外都透着古怪,认识瓷器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边十七一听五代两个字,立刻精神一振:“我说小十九,你可别开哥哥的玩笑,我跟你说,我得了这东西后跑了几个地方,那可都是行业里的名家”。

    边瑞望着边十七问道:“名家就一定可信?就都是一颗红心的?黑心的就没有?”

    连着几问,边十七直接被堂弟给噎了一下,他也知道这人有的时候不能扼制住贪欲,就像是以前有名家鉴定金缕玉衣是真品,让人拿到银行贷了几个亿出来这事,谁也不敢保证这专家就没有起私心,把真的说成假的。外行都听过的事情,边十七怎么能不知道。

    “你给讲讲!”祝同强也起了兴趣,往里面挪了挪位置,让边瑞坐在旁边想讨教一下。

    边瑞笑着摆了一下手:“讲我可讲不出来!”

    “那你怎么知道这东西是五代的,还是真的?”边十七有点儿冷脸了,他觉得堂弟别是在涮自己。

    边瑞指着桌上的那盘子:“我在老道祖那里看到过,我一直拿这个东西装水来着,后来老道祖告诉我的,这玩意是五代的东西,是用来装摆盘子的,一套大大小的最少有六个,最多的有二十七个……后来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能被老道祖给藏起来吧,还是带到地下去了,反正很多东西找不见了”。

    “你能保证老道祖没有骗你?”边十七还是有疑问。

    边瑞拿眼瞪了一下十七哥:“要不这样的吧,我出三万你把这假盘子卖我,假的我也认了怎么样?”

    边十七一听便知道自家的堂弟恼了,于是陪着笑说道:“好十九,哥哥这不是心里没有底么,你再给看看”。

    别人边十七还能硬一下,这小十九真的会揍的人,他都这么大岁数了,再被当弟按着揍脸上也说不过去。

    这时祝同强说道:“真的是有点像是五代的手艺,如果要是一个青瓷盘子这谁都看的出来,就是造型一直让我拿不准”。

    “您要是能拿的准的东西,还能轮到十七哥上门收?早就被人给收走了”边瑞轻轻的撇了一下嘴。

    边瑞的话没错,大多数人都看的懂的东西,还能轮到边十七收到?

    这个时候,边十车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边十七看了一眼,便笑眯眯的接了电话。

    “喂,李老师啊,对,对,您说那盘子啊,哟,那您可真不巧,不是臆造的东西么,我放在家里不小心给碎了。对,都摔成八瓣了。哦,碎瓷》那到是不少,一块都不少!怎么您一个朋友有兴趣,准备出六万买?……哟,现在像您这样的好人可不多啦,喂,喂,喂”。

    边十七冲着电话喂了几句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边十七相信了一大半,至于这位打电话过来的行家,说什么逮住了一个冤大头,边十七要是信这话那他就是冤大头。

    脸上瞬间像是铺满了花似的,边十七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接着边瑞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陪着小心的问道:“十九,刚才是哥哥不对!”

    话还没有开始说,这手机又响了起来,边十七一接是另外一个人有意买这瓶子,这过刚拒绝,第一个打电话进来的那位又打了,开始提价,从六万提到了十来万。

    边十七怒了:“你特么拿我当傻子呢,五代的盘子你给六万,还是世面上不常见的,现在你给十万,十万老子也不卖,给你买棺材!”

    说完直接又拉了电话。

    祝同强听了,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边十七的胳膊:“十七,别那么冲动,你要是想在这圈子里混,最好少得罪人,你刚才那一番话可把这位姓李的给得罪了”。

    边十七望着祝同强笑了笑:“我算是发现了,我特娘的就不是这干这行的料子!”

    见祝同强想说话,边十七伸手阻止了他:“您就别再说了,祝哥不管我做不做这东西,我都当您是半个老师,另外一半是朋友,我在这行里闯了那么多年,眼光连小十九都比不上,算了,我还是把这东西当成个爱好,安下心来找份工儿八经的事做做好了”。

    边瑞可没有想到自家的十七哥会说出这个话来,至于认出东西来,边瑞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要说书画边瑞真的有人能力,因为空间里名家的东西太多了,边瑞临的也不少,自然看的出来,但是瓷器和古玩完全就是碰的,碰上他见过的他自然认识,没见过的他也抓瞎。

    “我是不准备搞这行当了,安心下来找个媳妇生个孩子,赚钱养家才是正经的,行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回家去看看我娘老子,从十八岁就没让他们省过心”边十七长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