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改变态度
    “陛下恩赏,臣感激涕零。”

    英国公跪地说道:“只是臣家中不缺银子,您知晓熙儿归宗后,臣家中的黄白俗物配不上臣高洁文雅的品行。”

    燕文帝心情大好,按照国师所言,阿泽在武道上突破,自控力就越强,犯病会渐渐减少。

    他早知道朝臣如今崇文,崇拜文雅风流的名士。

    这是燕文帝本身的喜好,更是为朝廷考虑。

    崇文并不抑武,燕文帝本意是让开国勋贵们转移好武争强之心。

    养着名士,收集名画等等都需要银子!

    而因为太祖豪爽,开国勋贵们都非常有钱。

    燕文帝可以趁此机会,将效忠他的武将提拔到关键位置。

    而且他有阿泽在,燕文帝丝毫不担心慕容泽在征战上会失败!

    燕文帝有着完善的计划,英国公便是他下一个目标。

    可是顾熙的出现……让他有几分迟疑。

    而英国公毫无头脑的儿子吹,燕文帝又好笑又仿佛看到了英国公的另外一面。

    真诚朴实!

    喜形于色!

    做皇帝的人不怕似英国公这样的勋贵。

    “你想如何?”

    “臣想给熙儿求笔墨纸砚,求几个孤本,顺便给瑶丫头求几箱子头面首饰。”

    英国公尴尬摸了摸鼻子,“当初随着太祖同荣太子征战时,每次缴获都按照太祖吩咐得有功将领抓阄。”

    顾嘉瑶眸子微亮,这个桥段她也写过,抓阄分战利品,结果运气不好得武将抓到了一堆的古董字画。

    等到太平盛世之后,不值钱的古董字画价值翻倍。

    乱世黄金,盛世古玩。

    若是古董字画中再有几个孤本,妥妥的打脸桥段。

    “臣妻在赌运上不大好,但是抓阄总能抓到金银珠宝。”

    英国公说道:“以前臣觉得自己走运了,可是现在一箱子银子也买不来熙儿喜欢的笔墨纸砚,臣只能厚着脸皮向陛下讨赏了。”

    果然是炮灰套路!

    顾嘉瑶垂下眼睑,前路漫漫,逆袭道路阻且长。

    “至于头面首饰,臣是有一些的,可不适合瑶丫头佩戴,她如花一般的年纪,臣同臣妻只想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负好年华。”

    “臣总不能让瑶丫头比县主差!”

    “准了。”

    燕文帝眸子深邃了几分,“朕准英国公所请,其实顾熙之功……朕都记在心上,日后必有重赏。”

    种植土豆的法子只有顾熙知道。

    燕文帝若是让有经验的耕夫去摸索,可是哪有让顾熙教导传授快?

    早一日解决粮食翁题,他就能早一日压下荣太子!

    利国利民,还能算燕文帝的德政,他如何不着急?

    丰收庆典在即,此时有降下神物现世,燕文帝的名声必然大涨。

    即便还是无法超越荣太子,但是已经是他登基三年最大的进步。

    有一个英年早逝的荣太子在他头上压着,他永远都无法成为千古明君!

    燕文帝说道:“明日让顾熙入宫见朕。”

    “遵旨。”

    英国公美滋滋领旨,待着英国公夫人同顾嘉瑶离开。

    “阿泽……”

    “舅舅。”

    慕容泽仿佛看都没看顾嘉瑶一眼,“刚刚突破,有点累。”

    燕文帝说道:“你先回去歇息一会,晚上你陪朕喝几杯,算是为你庆贺了,出去就同野马一般,不是朕派谢卿家去传旨,你是不是还不肯回京?”

    慕容泽略显冷淡,燕文帝早已经习惯,阿泽若是多话了才有问题。

    “南边就那么好?有人让阿泽流连忘返?”

    燕文帝饶有兴致,“顾熙的那个女儿已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等长大之后未必就比臻美人差,在朕见过的闺秀小姐都是顶尖的,朕看阿泽对她颇是……”

    “舅舅,我只是在意顾熙。”

    慕容泽冷着脸打断燕文帝的心思,“我无意娶妻,也无心男女之事!”

    “朕不是逼你娶妻,有女人在你身边伺候,朕也能更放心。”

    “舅舅,此事不必再说。”

    慕容泽的头又疼了,离开顾嘉瑶不过一刻钟吧。

    “好,好,朕不逼你。”

    燕文帝岔开话,询问起南下的经过,慕容泽对顾熙的评价很高。

    “他不是只会空谈的名士,人品风流,才华横溢。”

    “能让阿泽称赞的人,朕如何都不会委屈他,不过他一回京就得罪了昔日的恩师同师兄,逼得刘爱卿负荆请罪,倒是让朕对他更为好气,想来这几年的生活,顾熙身上的天真烂漫被磨平了。”

    燕文帝自然是见过当年名冠京城的探花郎。

    慕容泽自信回道:“他不会再让舅舅失望,若用好他,舅舅许多的事就可迎刃而解,舅舅,他有辅国之才。”

    燕文帝笑了笑,同慕容泽分开后,回到御书房,吩咐身边的太监安排慕容泽喜欢的饭菜同纯酿。

    慕容泽出征大半年,燕文帝好似好几年没见他似的。

    “今晚……安排几个南边的舞妓。”

    “陛下,奴才怕睿王掀了桌子。”

    “不怕,阿泽不敢掀桌,他去南边大半年,嘴上不说,也会看女子了,这就是进步。”

    燕文帝见过慕容泽多看了顾嘉瑶两眼的。

    顾嘉瑶尚未到成亲的年纪,身量容貌还没长开,以后她能否能伺候阿泽再说。

    此时燕文帝更想让慕容泽品尝女人的味道。

    燕文帝提笔顿了顿,他仿佛忘了什么事?

    算了,不是很重要,想不起就想不起了。

    批了几本折子后,燕文帝看时辰尚早,“摆驾昭阳殿。”

    “遵旨。”

    太监忙去安排,通知顾贵妃接驾。

    以前皇上很少主动去昭阳殿。

    顾贵妃难道要真正得宠了?

    燕文帝对英国公同顾熙有了些许的想法,对顾贵妃就不能单纯再以利用为主。

    弯月轩,臻美人等到天黑,桌上的饭菜热了几次,最终还是凉了。

    铺陈在书桌上的墨砚中墨汁干涸。

    她穿着单薄白月衣裙站在窗口,隐隐有化羽成仙的美感。

    可惜最该欣赏的燕文帝却不在。

    “主子,陛下先去了昭阳殿,后来去了睿王居住的景英殿。”

    “陛下今晚怕是不会来了,听说不是歇在景英殿,就去昭阳殿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