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五代梦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夕阳西下
    靠江的塔林,是肉佛寺历代高僧所留。

    不但汇聚了高僧们,一生修行的精华,也是大智慧舍利供奉之处。在一座七级浮屠之上,一个男子,负手站立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一墙之隔的江边外。

    如今长江边满是士卒,看着他们所穿的衣袍,显然便是如今,金陵城制式的军袍。因为回雁峰肉佛寺的高墙,正好把长江,圈在了金陵城外。

    如今不知道这些士卒,为什么都在城外,大家都兵器在手,似乎都是蓄势待发。

    而且看着大家铠甲不整,有些人还带伤在身,显然是刚刚经过征伐。虽然离着围墙,不过一两百米,但是这里没有出口,他们拿着兵器,或坐或靠在一旁,却没有紧张的队列。

    浮屠上的男子,似乎看不清面貌,却可以看到,他在看这些士卒。因为沿着长江边,休息的将士,看去黑压压的一群,可是有不少的人数。

    他似乎天生和浮屠,已经融为一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长江边停靠着,两艘大的斗舰,其中一艘船头站着一伙人,他们看着面前高墙里的肉佛寺,正在不住的指指点点。船头插着的巨大旗帜,写着一个斗大的张字,迎着江风猎猎作响。

    脸色看不出心情,一旁的人都没有大声喧哗。其实他的牙齿几乎咬碎了,看着站在浮屠上的那个男子,感觉自己浑身似乎要被心中的怒火点燃了。

    那个身形看去犹如神仙中人一般,伴随着肉佛寺里的钟声禅唱,朦朦胧胧似乎给人感觉飘渺。张眼力过人也不清晰,望去犹如隔着一层纱。

    他似乎像是天神一般高大,却又像寺庙山门的天王一般,站在那里具有无上的威严。本来就是那么轻松随意的站在那里,却给人高山昂止的气势。

    夕阳西下,江面泛起阵阵涟漪。落日的余晖让江面泛起金波,也映照在浮屠顶他的身上,似乎也给他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

    回首环顾身前岸边的将士,还有刚刚退下来战后的兵卒,张文表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身边拱卫的这些人,都是这次跟随自己去支援永州的亲信,不曾想除了他们,自己在衡州城的人马,其余的都已经下落不明。

    不但自己的老窝被人占了不说,准确的接到消息,自己叔叔张源也被人杀了。这真真是奇耻大辱不说,如果让朗州的周行逢知道了,只怕自己这刺史的位置都危险了。

    这衡州城可是自己发家的资本,里面有多少物资和储备?

    周行逢为了压制自己手里的权利,并没有让自己统帅多少将士。自己在衡州附近偷偷征集的这些士卒,百分之八十都是领自己的俸禄。这些东西心照不宣,周行逢也不可能来看。

    如果这件事情传到朗州去,周行逢可能就要正中下怀,随时都可能卸下自己的权利。

    张文表感觉自己心里怒火中烧,衡州城里刺史府还有多少重要的文案,和自己苦心经营布局的大计方案,随着衡州城的沦陷,此时只怕早已经落入了对方手里。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文表几乎要发狂了,可是看到身边跟随的人,他脸色虽然不好看,但是还保持着适度的冷静样子。

    确实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次布局的决定,竟然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本来以为驰援永州,可以一举两得的助力。谁知道事与愿违不说,还让自己完全处于了被动。

    对方在衡州城的人不多,如今封闭了四门坚守。采取的是取巧的方式,可是自己却有些投鼠忌器。这其中的原因不能一一对人言,毕竟如今衡州城是落入了他们手里。

    自己的家眷也全在衡州城里,虽然对方没有拿出来震慑,但是张文表知道不能激烈,这也是张文表不敢全力一击的主要原因。做大事的人表面不会无耻,但是非常时期也会有这种人。

    肉佛寺的围墙不过丈五,如今对于张文表来说不亚于高山。受到自己调令后赶赴来的将士,已经汇聚了超过一万,可是眼睁睁看着衡州城四处城墙不能进。

    像肉佛寺这种偏僻的地方,本来是进城的一处好地方。可是从昨天中午开始,这个人便一直坐镇肉佛寺,好像锁定了自己行踪一样,这简直令张文表意欲发狂。

    虽然不知道如今衡州城里是谁主事,甚至城里都没有消息传出来外面,张文表却隐隐猜出来,浮屠上的这个男子,当是这次侵占衡州城的主谋之一。

    凭借最早出来的军校回报,张文表感觉最可恨的便是,占据衡州城的这些人,居然还冒充自己叔叔张源的名头,动用军中虎符调兵出城,完全控制住了衡州城的先机。

    闭上眼睛张文表也了解了大概,知道这些人谋划已久,而自己居然大意的认为衡州城固若金汤。如今看来确实是一个笑话,衡州城确实在自己面前固若金汤,自己现在反而无法进城。

    这算不算挖坑自埋,张文表感觉自己鼻子冒火,偏头看了一下身边的火神剑欧阳雪。欧阳雪虽然是地头蛇,但是也算对自己投诚比较早的智囊,如今衡州城里的事物,只怕还是要落在他的身上。

    对方能够顺利的谋夺衡州城,他们一定是在袭杀自己叔叔张源之后,盗走了自己交付给叔叔的虎符。具体情况如何,倒是让张文表十分的窝火,因为当初跟随在叔叔身边的牙将跑了。

    那些侍卫亲兵显然怕自己算账,张文表心中诅咒不停。因为这些人的怕死逃跑,导致了对方把自己驻守在城里的将士全部调走了。衡山剑派怎么说在衡州城也有根基,只盼能够得到一些消息了。

    “大人请稍待!”欧阳雪心里也有些尴尬,自从这伙人占据了衡州城之后,短短时间便清算了城里的势力。自己剑派在城里的势力,也被全盘的清理出来,如今要探听虚实的话,确实有了一些难度。